2009-12-11

Touching

I touch things that would touch my mind, which makes me being coherently.

2009-12-07

真话

说真话自己要付出代价,不说真话他人就要付出代价

“不说真话”的有什么经济含义呢?
究竟是什么导致这些代价?
它们有什么作用关系?

2009-11-29

什么是美

她,
原本如此,而知行上善,是为道;
虽有万象,但至简无象,是为一;
有言非简,故多言非美,是为虚。

2009-11-22

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作为一种组织形式,特点就是盈利是企业的,亏损是全民的。

理解这一点,也就稍微明白,为什么我们活的那么痛苦,又是闹电荒又是闹气荒的,涨价还是亏损,越涨越亏损, 总之,吃定你了。

2009-11-20

我与象

辨识意识的我,
找面镜子,可区分现实的"自我"与物理镜中"本我"

辨识社会的我,
以人为镜,可区分社会的"超我"与意识的"自我"

证明,只是找到一把规尺,
去一一比对,如镜而知其象;

未证明的,这只是“我”无法或没有找到一把规尺;
其象与非其象,也只是“我”所寻到的那把规尺所言。

自拥一把规尺而比万物,断言所知,或是太"自我"

辨识自然的我, 或以万物为镜,
尺尺相继,始终于万物,构造非我。

2009-11-16

惊艳! 三维Mandelbrot图

三维Mandelbrot图如何绘制?效果如何?

看一下,那是相当的惊艳!

2009-11-15

无须假借,何来牺牲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取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争取国家的国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胡适

2009-11-11

2009-11-10

立场

陈安的博客里看到这一句话:

一个机构对最没有权势的人的立场才是它真实的立场。

2009-11-09

意识所必需的最小复杂度

Calculating Animal Intelligence》一文提出了一个问题:
Is there a minimal complexity required for the phenomena of self-awareness and consciousness?
文中提到了一个复杂度的定义:
John's formula is simple: C (complexity) = logN * (1 + 2logZ) where N is the number of units and Z is the average number of interactions.

若意识是自然形成的,类似的临界值应该存在,而且其值也会存在一个直观的解释。

新世纪之“墙”何时拆除?


“自由有许多困难,
民主亦非完美,
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
不准他们离开我们。”


——肯尼迪《柏林墙下的演说》1963年6月25日于西德市政厅柏林墙前



“墙”立于新世纪之初,因为对自由未来的恐惧,对权力的欲望,对实在的虚伪,我们成就了这堵“墙”。无论如何粉饰它,如何涂抹外界的无序,这堵“墙”终究会代表这段时期我们的自大与无知、懦弱与懒惰,野蛮与冷漠。

2009-11-07

狡辩的,狗不如的东西

有则新闻《郑州养犬办2年支出731万 市长要求公布账目》,看了里面对话,那是相当出彩,令人无语,摘录部分留在本博客上给个念想吧,且不论那些大事究竟如何,就先看[狗]这点小事,[政府]那些小职能机构的逻辑是如何荒谬的一塌糊涂,再以小见大,心就更闷得发慌了,谁让你不幸生在这里啦:
记者:很多人认为只要打了疫苗、植入了芯片,养犬办就应该给人办理养犬证。我们了解到,一只狗打疫苗、植入芯片的费用不过几十元钱,为什么郑州办理养犬证需要缴纳600元的管理费?

王平:养狗是少数人的权利,不是生活必需品,用所有纳税人的钱去管理少数人养的狗,这显然不合适,所以要收取管理费,全国都是这样

记者:有人认为养犬问题管不好的根本原因就是营利式管理,高额收费也让城市增加了很多流浪狗。养犬办人员的工资是国家发的,管狗除了打疫苗、植入芯片外到底还需要花什么钱?是不是不收钱就没有办法管理好狗?市民就该受狗患的骚扰?

王平:也不能这样说,我们也觉得600元的收费有点高了,但是没有办法,收费的依据是人大制定的《郑州市城市养犬管理条例》,条例赋予我们收费、办证的职能了我们不想收也不行,想少收也不行,我们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人大的条例收费办证。


记者:我们发现很多明显属于禁养范围的大型犬都办了狗证,这是什么原因?缴了钱就可以办证吗?

王平:不是,你看到的那些办证的大狗其实都是两年前办的,那时候狗还小,现在长大了。现在生活营养好了,狗的个子也长高了。

还有更精彩的,

“领导,把我们家的狗还给我们吧,我们是残疾人呀!”昨天上午,在郑州市养犬办,错把记者当领导的一个老太太拿着残疾证哭了起来。“我们交不起钱,可我儿子离不开狗呀!”老太太哭着说着,旁边的孙女也跟着抹眼泪。

老太太告诉记者,她的儿子张新建今年45岁,听力二级残疾,智力也有一些问题,出门常常记不住回家的路,为了让儿子有个伴,家里人就专门养了一只小狗“豆豆”。“我们家豆豆从来不乱叫,也不咬人,每天都会带着我儿子下楼锻炼,然后再把儿子带回家。”老太太说。

“今天早上6点钟左右,我爸正在下面锻炼,突然来了一辆执法车,一问我们没有证就把我们家的狗扔进了执法车。”女孩哭着说,她爸爸手抖着把残疾证拿了出来,执法人员给他开了单子,坚持要把小狗带走。“你们是残疾人就去市养犬说吧!”执法人员说。

“我们早上7点多就来这里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他们上班,可是推来推去没有人搭理我们。”老太太说,本来说残疾人可以关照免费,但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从南楼跑到北楼,又从北楼跑到南楼,养犬办坚持交钱才放狗。

只要交费,我就可以给你开条放狗,不交钱就得叫领导同意,领导不同意就得交钱放狗!”开收费条子的人告诉记者,按照条例,只有一级伤残或者盲人、肢体重残的人养辅助犬才可以免费,虽然张新建确实离不开这条狗,但他不属免费范围

上午10点,记者替张新建缴纳了600元的养狗管理费,张新建母子哭了。“孩子呀,咱鞠个躬谢谢人家吧!”老太太拉着张新建说。

昨天下午,记者见到王平,听完记者的叙述,王平笑了。她说:“很好呀!你用实际行动支持我们办证工作!像他这种有困难交不起钱的人很多,我们不能开免费口子呀!

“有钱人只要给狗办个证就可以想怎么遛怎么遛,不拴链子、乱拉屎谁都不管,没有钱的连养个狗帮自己的权利都没有?”张新建的一个邻居对记者说。

政府是企业吗?现在的政府不把自己当政府啊,难道政府不是[救济为先]?!

至少记者曝了光,希望还是有。

2009-11-02

太近了

钱学森钱老走完了人生路,官方定性是少不了的,其它各类说法也自然是风起。显然有人缺了耐心,看不惯一些言辞,愤而摘鲁迅的《战士与苍蝇》一段言语来表明其态度: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

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

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

可是忘了,鲁迅更有智慧的不是苍蝇虫豸的比喻,而是在前面一段摘了一句话,恰恰就是这一段文字,摘引的人们没有摘引:
Schopenhauer说过这样的话:要估定人的伟大,则精神上的大和体格上的大,那法则完全相反。后者距离愈远即愈小,前者却见得愈大

正因为近则愈小,而且愈看见缺点和创伤,所以他就和我们一样,不是神道,不是妖怪,不是异兽他仍然是人,不过如此。但也惟其如此,所以他是伟大的人。

钱老人生路终结了,他先是一个人,这当口翻天覆地、势如泰山般的神话赞誉或是有人另有所求而已,这对钱老是非善的。
今年9月10日〔2009年〕,在中宣部、中组部、统战部、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总政等 11个部门联合组织的“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活动中,钱学森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摘自网易

有谁能摆脱了自然法则,人去了,躯体皮囊自然要腐化,即使立即火化后骨灰也要风化,实体最终要消融于这片我们所共同生存的这片大地,既然有争议有疏漏,苍蝇虫豸也要发挥其自然的作用,腐化风化后所剩下的才是其这一生所剩余的而长存的。

我们太近了,随时间去吧。

真善美

真,仅是一个实在的存在;
善,做所应该做的;
美,是一种连贯的形态,没有非真的掺杂或间隔。

一切自然的事物都具有真善美而化为简单。

人,为自然的,这一辈子终究简单:
本省的自我,实在的存在,尽行其所知,终了于美。

人,为众生的,这一辈子壮阔复杂:
外惑的正名,虚无的伪存,漫知其所能,争灭于丑。

2009-11-01

走向自我认可的途径

学会“体谅”、“自控”与“勤勉”,这是所必需的技能。



十一月的第一天,天空中飘满了雪花

2009-10-31

智慧出,有大伪

对于一个崇尚贤人而尊崇礼教的文化,一个使民互争仍以牺牲为荣的社会,一个举国怀念英雄却众人“家/国”不分的国度,人虽混混却层层有致,“智慧出,有大伪”是有难免。

今天是十月最后一天,北京昨夜下过雨,白天的天气也冷下来不少,钱老在今天也走了,也悄悄带走了一个时代,教育部在今天也正式换了新部长。历史如何评说,尘封的事实究竟是如何,这是将来事,现在“如果”评“如果”,只不过还是“如果”而已。争议已与为人的“钱老”无关。逝人已往,世人当警。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当世的警明只是为了活人今后活得更好。

2009-10-25

从“什么”到“我”

它是什么(1)?
它可以变成什么(2)?
我可以做什么(3)?

第一个“什么”与第二个“什么”只是一种“所指”,无什么实质含义,如果非要去弄清楚“那是什么”,这只是徒劳。核心在第三个“什么”,从我所知的,从第一个“什么”走到第二个“什么”,这个第三个“什么”才是我所实在地拥有的。

将这些实在拥有的“什么”串连粘结起来成为一,这个“一”的存在就是“我”,这个“一”的永恒变化就是“知识”。

2009-10-24

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

Google数字图书计划已谈过两次(12),这次问一个法律问题:仅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与图书馆合作扫描图书,算不算侵权呢?我不是律师,也不是知识产权法学专业人士或专家。自己动手查了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2001年修订)》,列在下面供好事者参考。



第二十二条  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一)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三)为报道时事新闻,在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
(四)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刊登或者播放其他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已经发表的关于政治、经济、宗教问题的时事性文章,但作者声明不许刊登、播放的除外;
(五)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刊登或者播放在公众集会上发表的讲话,但作者声明不许刊登、播放的除外;
(六)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但不得出版发行;
(七)国家机关为执行公务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已经发表的作品;
(八)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复制本馆收藏的作品;
(九)免费表演已经发表的作品,该表演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
(十)对设置或者陈列在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
(十一)将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已经发表的以汉语言文字创作的作品翻译成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作品在国内出版发行;
(十二)将已经发表的作品改成盲文出版。
前款规定适用于对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权利的限制。

2009-10-22

再谈“数字图书计划”

昨天提到“谷歌图书”计划,我是极为赞赏在Google其图书计划中所崭露出来胆识和睿智。为什么今天还要继续谈呢?因为我发现,我又被所谓的“网友”代表了,比如这处《作家酝酿集体维权 网友向谷歌文化霸权说“不”》:
更有读者和网友呼吁要封杀谷歌数字图书馆,坚决不看未经授权的作品。网友阿渊认为,谷歌敢明目张胆地将中国作家的作品扫描上网,这本身就说明,他们把中国作家看得太轻了,这是一件伤害国人自尊心的事情。因此阿渊在网上呼吁成立谷歌数字图书罢读联盟。
彻底无语!真令人痛苦,怎么到处有蠢人呢,只好在这里补个声明:截至现在我一直认为谷歌的企业文化是顺应时代发展的,无需进行“保先”教育,而且我不认为我的自尊心和感情受到任何伤害,同时对这种被代表事件表示愤怒。在三个“代表"后,这个社会民众意见不乏“被代表”事件。我就有点小要求,能不能不要找那些一幅痴呆像的人代表我啊,尽管Google通过图书馆的藏书扫描书籍,但你在Google Books里有可能完整阅读那些未授权书籍吗?!

对于数字图书和互联网分销体系的优势,这已是显而易见。在这新旧更迭的当口,如何将图书的传统版权制度过渡到适合数字图书发展的版权制度,这才是我们这个世界索要面临的大挑战。我毫不掩饰在此问题上对Google胆识的赞赏,权力人社会关系复杂而分散。但就中国而言,图书发行量超过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人又有多少?!对谷歌图书计划,中国作协目前发言那很带劲,但保护那些普通作者的权益的真正行动有多少呢?且不说那些因言而生事端的,但就去监督印数、销售量保护作者的经济利益就被动了许多。比如最近方舟子提到自己图书发行的一些事(XYS20091019):
  国内大学出版社在这方面是非常不规范的。比如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的《基因时代的恐慌与真相》一书,只在出版的当年按销售量支付过我一部分版税。5年来这本书一直在卖,似乎销量也不算差,至少我知道有两家书店近年来都去进过一批。但是出版社未再向我支付过一分钱。原来的责任编辑早已离开,我也不知道该找谁要去。据说广西师大出版社拖欠、克扣作者版税在业界是有名的。

  形成对照的是少年儿童出版社,几年来时不时地会收到他们主动寄来的帐目和版税,前几天刚刚又收到一笔,让我知道《餐桌上的基因》一直在卖(内容相同的《食品转基因》已无库存,不再加印)。

  国内对实际的印数、销售量、版税支付没有任何监督,只能完全靠出版社的自觉。

Google显然有意给出了一个靶子:
2008年,美国作家协会与美国出版商协会就谷歌未经授权即对图书进行数字化一事达成和解协议。根据美国版权法,中国著作权人也会包含在和解协议范围内。

谷歌提出的具体的和解协议是,对每本书至少赔偿60美元。对于今后的使用,谷歌会支付给著作权人销售收入的63%作为使用费,作者可选择让其继续使用或者要求其删除图书。经包括中方在内的权利人的要求,谷歌给予现金赔偿的截止期限已推迟至2010年6月5日,删除图书的截止期限是2011年4月5日。如作者不提出索赔,谷歌将认定作者放弃权利,在今后使用作者著作也将不会支付著作权使用费。
(文字摘自此处)

Google也无意去一个个找作者谈判,因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扫描图书,文字识别,数字内容整理,数字版权标识与管理所需的技术和金钱也是一个挑战。Google靶子抬出来了,如果中国作家们不是散沙一片,如果中国作协可以真实的代表中国作家们,那就去谈判,为什么美国作协可以谈,我们就不可以谈,担心我们没有智慧吗?!要是没胆量去谈,就去要求完全删除所有中国图书,我国已经快成了一个大局域网了,我们不稀罕这顺风车,我们是无产者,还怕这,开玩笑。作协,我看好你奥。

有人担心Google会垄断,我想这有点杞人忧天了,先走走看看嘛,给新事物一个机会。这次Google只要做了,有了一个模式、一个先例。出版商、作家们以及相关协会们就知道要什么了,各国各级图书馆们就知道怎么处置藏书与数字图书了,各类IT技术公司们知道要怎么发展了,一般来说只要有可观的利润,就会有人跟进,还怕这只有一家吗?!再惨一点,国内有专家,他们会提出“要保护国家安全、要保护社会知识财富”,无论匝地,国内也会有人做的。

现在很多精明的人们在观望,看Google吃这第一只螃蟹的味道是怎么样的,是中毒身亡,还是一脸满足。

2009-10-21

"谷歌图书"计划,迈进数字图书时代

"谷歌图书"计划是一个极为庞大、富有野心,又充满理想的计划,这自然争议不断。作为研究者,常遇到的一种境况,当听人引述了一段话,或知道某内容在某个图书内,你想去查证或深层次阅读时,你发现获得那本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本图书已经绝版,作者也难以联系,为了一句话、为了一片内容,获取的费用太高太高。甚至对于版权人,那本书的也不再是其所最关心的。作为图书的版权人,必须清楚这一点:图书一旦诞生,它的生命已经不属于你

我们有一个认知共识:所付出的是应有所相匹配的回报,这是我们所赖以继续生存的基础。但我们必须承认一个现实,现在版权制度充满了不合时宜的矛盾,那些学术、技术图书无论是著的还是编的,其金钱、精力耗费要远远地高于那些流行图书,而且发行规模要少的多,那些富有知识的作者更乐于其知识得以传播,其技术得以转化,不幸的是其读者要么太分散要么太少。

让我们思考、想象一下未来,将来是否还会存在纯粹的“作家”,“写作”是一种社会职业还是一种传播自己知识的技能,至少现在有不少是“一边研究一边写作”,写作已经是其得以进行深度研究的必备技能,而且生活质量也不依赖于写作是否得到回报。再让我们想象一下,对于知识传播,出版社过去承担了什么样的角色,将来会承担什么样的角色,这是一成不变吗!数字化时代,图书排版、印刷的费用已大大降低,图书销售也不完全以来书店这一传统渠道,更多是通过互联网购买,要么使用屏幕阅读要么打印部分阅读,为什么还要耗费那些不必要的木材和石油呢!

数字图书,你的时代已接近。

2009-10-20

住宅防卫权

社会进步是一点点争取来的,张剑一案有了结果

中国青年报10月19日报道: 辽宁本溪一男子张剑刺死强拆房屋者被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此案是我国新时期拆迁纠纷中出现的首例判决。该案向社会释放出积极信号,可成为我国法律保护公民私权的典型案例。

9月21日,记者在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采访了该案的审判员李颖。她表示,张剑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根据他的行为和现有证据,法院认为当天张剑遭到殴打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殴打并不是以剥夺其生命为最终目的。张剑在遭受不法侵害的情况下,为保护自身权益不受侵犯而刺死被害人,构成防卫过当。鉴于他有自首行为,法院决定对他从轻或减轻处罚,而且鉴于他本人的自身情况和表现,法院认为判其缓刑不会对社会构成危害。

在王令看来,这是新时期拆迁纠纷中杀人没有抵命的首例案件,但其意义并不仅仅在于此,它至少在司法实践层面有效破解了被拆迁户自力救济的方式和程度的司法难题,敲响了暴力拆迁者的警钟。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也表示:“建议最高人民法院把此案作为指导性案例。”

“假如说1926年黑人亨利·史威特枪杀骚扰其住宅的白人一案,无罪判决一举确立了美国的住宅不受侵害以及公民在家中行使无限防卫权的法律准则,我希望张剑案成为中国的‘亨利·史威特案’,奠定我国公民私权利法律保障的基础。”王令说,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剑案的判决,是对法治精神的有效实践,可成为我国保护公民私权法治进程中的里程碑。


希望高法和人大以及相关法律人士继续努力将这浸染着血的小小进步固定下来。总有遗憾,死者赵君也是一名受害者,其家庭也承担了极大的痛苦和损失,这应由谁来补偿。本溪华厦公司强行拆迁行为已属违规,华厦公司作为法人,因不当决策而导致人命,它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和经济责任呢?!

2009-10-17

抽象

突然意识到,与其将抽象认为是从一些具体事物中提取共同特征的过程,不如将抽象认为是寻找某个事物或构造新事物将那些具体事物粘连到一起的过程,这更为合理。为什么要这么推测,因为对于这个过程,通过建立新的连接而生成新对象,抽象的也是具体的,更重要的是它在局限上是可计算的。证明?!

2009-10-16

“高尚”

“高尚”!
那是什么?
那是顶臭哄哄的帽子,
扣上了就下不来的狗屁东西,
只有乐于舔屁沟的才喜欢这玩意。

性随自然,
才是人,
也仅是一个人,
一个独一无二的“我”。

上天给予“我”的存在,
这“存在”的价值,
只有我思才能认知。

要活下一辈子来。
这一辈子就一件事,
就是做人。

2009-10-15

还是稀缺!那要解放的是什么?

和朋友侃大山,谈到中国这个社会的历史进程,这真是越想越觉得古怪啊。尽管悠久,但却循环反复而没有积累,似乎整个历史除了人和灾难外其它什么的都是稀缺的。说什么中国人勤劳耐苦,这可不是品种决定的,是历史啊,那是自我磨练的悠悠历史。你想把你扔到一个磨难不断,人却不缺你一个,你又能怎么办呢?要么争做人上人(1%),要么提前结束自己(9%),要么学阿Q玩250(20%),要么彻底愚己理所当然的承受一切(69%)。百姓要自然天成,这忒坚难了,难于去西天取经成佛,佛无佛有,本来就无一物,又何处惹尘埃,算了吧。

要问什么是当今最稀缺的?葛优说:人才。咱们有的是人,怎么会缺人才呢?!问题就在这里,答案肯定不是人才最稀缺。我想最稀缺的应该是权力和资本。社会里有不少人活受着这个社会的折腾,自然这些活受折腾人们多数也会厌恶这两样东西的。

但事实,如果人口与社会资产的乘积一直是增长的话,那么权力总量和资本总量也应是增长的。导致稀缺的问题不是在其总量多少,而其分配手段和结果,现实是权力与资本分配并不自由,权力结构、资本结构无法自安排(self-assembly),这两样结构的形式太单一缺失多样性,说白了,就是该死的死撑着,该成长的长不大,这人才能不缺吗?

常说解放生产力,来个惊天一问,这个生产力是什么?要解放的是什么?生产力是结果,因此可以作为要求,比如说提高生产力,达到什么生产力水平,怎可能去解放它。

权力结构和资本结构以及两种结构的分配机制,从这个切入角度看中国两千年历史,会有什么认识?

2009-10-02

集体主义与偶像崇拜相随

(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2009-09-29

一出官场现形记

摘自网易的一则文章《卫生部长:地方重视不够是医改最大挑战》
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国庆新闻中心今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医改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还是在于一些地方对于卫生事业在整个社会经济发展当中的重要性重视不够,“传统的观念认为卫生就是一种消耗性的社会支出,而没有把它看成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战略投资之一。”

第五,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的工作已经在全国展开,最近,我到一些地方看到,贫困地区一些老年白内障患者已经受益于这个行动,重见了光明

陈竺指出,当前的确面临着一些严峻的挑战。首先,医疗资源配置还是很不合理,就是过多地集中在大城市,过多地集中在大型医疗机构。优质医疗资源它不能适应现在的疾病谱的变化不能适应“预防为主”这样一个卫生方针的贯彻落实

当头的如此逻辑,还能指望医疗改革成功吗?!

数据与理论

王德华博客里摘了一段话
关于生物学理论和数据的关系,著名生态学者 R. MacArthur 说过:不要相信没有数据支持的理论。任何理论都有局限性,有实验数据的局限性和仪器设备的局限性,以及历史发展的局限性。所以,我们在选择和运用相关理论时,要清楚这一点。

与之对应,著名动物行为学者 J. Wolff 也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话:不要相信没有理论指导的数据。这句话的含义,与达尔文的那句话的含义是一致的。收集任何数据,都要有理论的指导。也就是说,任何数据都是为理论(假说)服务的。没有空想的理论,也没有随意的数据。

2009-09-28

球面外翻(Smale's Sphere Eversion)



大陆境内内不能“轻松”地访问YouTube,许多教育资源可惜了,唉。
翻墙!强身健体。

2009-09-24

专业分工深度有限定

下面一句话摘自张五常的博文

这就带来史前辈的一个重要格言:「专业产出的限度是由市场的广阔度决定的 (Specialization is limited by the extent of the market) 。」

受此启发,那么行业内以及企业内业务流程协作深度谁限定?如果还是行业市场水平决定的话,那么强制输入再多的知识(如企业引入流水线或聘请外籍高管,甚至国家人才引入的“千人计划”等),这也只是填鸭而无法消化,纯属浪费,反而破坏了原有的选择的自由度提高内耗。

Invariance under Scale Transformations

Gerard't Hooft的一片论文《Quantum Gravity without Space-time Singularities or Horizons》给出:
Turning this observation around, one might assume that, whatever the equations are, they define information to flow around. The density of this information flow may well define the Planck length locally, and with that all scales in Nature. Obviously, this leaves us with the problem of defining what exactly information is, and how it links with the equations of motion. The notion of information might not be observer-independent, as the scale factor ω isn’t.

2009-09-23

通往奴役之路

摘自郭艳茹的博文
在《通往奴役之路》中哈耶克对计划经济和社会主义思潮进行了尖锐批判。指出对个人自由,特别是经济自由的控制,会使人类踏上通往奴役之路。建立在个人自由基础上的市场经济制度是人类社会自发演化出的最有效秩序,计划经济不但无效,而且必然导致极权控制。极权主义政策需要有集体主义哲学来作为支撑。

2009-09-19

孩子的路与同辈压力

人性自然,每个人注定是要走自己的路的,没有一条人生路相同。路虽在脚下,但有谁能说得清楚自己要走的路,何况要求别人甚至孩子。孩子也和我们一样,走一步就要看看周围,渴望认可。因为走过的路太少太少,对这种认可的渴望,孩子要比成人有更强烈的感觉。

孩子在追逐认可的过程中积聚了“同辈的压力(Peer Pressure)”,朋友之间要做同样的事情,朋友之间遵循同样的规则,作为同辈认可的条件总要先舍去自己的一部分。孩子对比同伴走的路,因为相似而最好理解,因为理解了也就有了前行的自信或方向。因为这样,那些同伴的认可也就显得无比重要和无比可亲。

游戏成瘾问题,网络成瘾问题,我们可以将问题归咎于网络。但事实上,互联网只是给孩子提供了一个彼此之间联系更为紧密的空间。无论是否有网络,孩子彼此的联系都会形成了一个幻想的世界。互联网的虚拟世界只是条件上迎合了这个幻想的世界。

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我们获得知识是如此丰富、廉价和快捷,这才是互联网存在的真正价值。孩子只有不断地获取更多的知识,才能塑造自己真实的世界,走自己的路。如何帮助孩子获得知识,从幻想世界走向真实世界,这是教育的目的,不是互联网的。这离不了家长、老师及社会的共同努力,教育更不是那一成不变的东西,家长、社会要比孩子更应该适应技术的发展及社会的转变,去思考去尝试,将互联网变成教育的工具。

孩子不是机器,输入了知识便就能执行。孩子如何才能相信传授给他们的知识?只有那些相信的知识才是他们自己的知识。孩子如何能够建立自信从同辈中走自己的路?只有拥有这种自信,孩子们才能开始自己选择知识,塑造自己真实的未来。相信拥有的知识,自信选择的知识,这才是家长、老师及社会所应共同努力的。

最后,下面的一段话摘自《我们正成为“愚蠢的一代”?》,仅供参考:
你知道一个18岁的男生为什么要上开心网吗?因为他的朋友上了。你知道16岁的女孩为什么要在肩膀上文身吗?因为她的朋友文了。你知道,如果一个年轻人没有博客,没有开心网账号,会面对怎样的压力吗?

2009-09-18

临界

我们习惯认为大事件必然有大的问题,是这样吗?!滴水不漏的预防会减少损失吗?!摘了两篇方舟子的关于临界的科普文章:

野火烧不尽(方舟子)
他们用不同的点火频率进行模拟。有的模拟每种125棵树扔一根火柴,有的每种500棵树扔一根火柴,有的则每种2000棵树才扔火柴。点火的频率越低,发生大火的频率就越高。在频率低到每种2000棵树才扔火柴时,这时网格上已密密麻麻布满了树,扔下的火柴通常点燃大量的树木,在许多情况下甚至烧光了所有的树。

他们把这称为“黄石公园效应”。在1972年之前,美国黄石公园对野火采取零容忍政策,一旦发现野火就尽量将其扑灭。这就像是模拟程序中超低的点火频率,也出现了类似的后果:1988年黄石公园突发大火,烧掉了32万公顷的森林,占公园面积的36%左右。

对任何野火都强行扑灭,这样做让森林不再处于临界状态,而是处于更不稳定的超临界状态:森林里充满了老树、死树、矮树、野草,地面堆满了树枝、树皮、枯叶,这些全都是上好的燃料,只要有了火源,就会熊熊燃烧起来,不可抑制地蔓延开去。野火是不可能完全制止的,只会推迟其爆发,推迟得越久,后果就可能越严重。

生物大灭绝为什么反复发生?(方舟子)
芝加哥大学古生物学家塞普科斯基在图书馆泡了10年,统计化石数量最为丰富的海洋无脊椎动物各个属、科产生和灭绝的时间。这项工作在1993年完成后,又激发了其他人去统计其他类群的古生物的情况。
...
统计灭绝规模的分布情况,有了出乎意料的发现:灭绝规模每增加一倍,发生的几率就减少为四分之一

当我们见到大事件时,总是习惯于认定它必然是由某种特殊的原因引起的。但是我们以前介绍过,幂律表明,大事件的发生因素与小事件的发生因素相同,它们的出现纯属偶然,是处于临界状态的系统发生连锁反应的结果

2009-09-13

直觉的结构是什么?

直觉(intuition),那些令人相信而无需证明的,如何解构它们?

直觉存在活动中:
学习过程中的“直觉”;
行事过程中的“直觉”。

这两种直觉究竟有何差别?
似乎前者要比后者更为复杂。

直觉如何破除,直觉如果应用?

要破除的是什么?要建立的是什么?
这又谁先谁后?
破除中要依赖的又是什么?

那究竟是什么将直觉粘连在一起的?
还是直觉?

2009-09-10

富有知识的社会是一个无需英雄的社会

《伽利略坦承:因为我害怕皮肉之苦》一文里摘了几句话:
安德雷亚的情绪一落千丈。他歇斯底里地叫道:“没有英雄的国家真不幸!”伽利略多少有些如释重负,他平心静气地说:“不。需要英雄的国家真不幸。”

“我们说。您的双手有污点,您说:有污点比双手空空要好些。”

伽利略却说:“他们是胜利者。没有什么科学著作是只有某一个人才写得出来的。

“有数年之久,我和当局一样强大。但我却把我的知识拱手交给当权者,听任他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决定用或不用或滥用。我背叛了我的职业。一个人做出我做过的这种事情,是不能见容于科学家行列的。”

社会成熟之度量:同质竞争

社会的同质竞争总是残酷的,市场上的价格战、地推站,中国历史朝代的更替,王位争夺。同质竞争是什么?为什么它异常残酷?同质竞争的胜者是“适者生存”吗?或许不是,进化发展“最大可能者生存”要比“适者生存”更为合适。

同质竞争的结果,对于其后代所继承的特质与前代无明显差别,也就是说这种竞争的发展是没有积累的,非自由的发展。随资源环境的变化和人口规模的增长,同质竞争赢者生存的可能性不但没有增长反而降低,总是被迫“应战”,这就是同质竞争的“宿命”。

竞争有良性有恶性的,而同质竞争是恶性的,因为它不断消耗个体生存的能力。同质竞争的结果取决于社会的经济结果,虽然对于自由的社会,同质竞争依然是不可避免,但其发生的机会和规模要比“人为计划”的社会小得多。

如何度量一个社会的成熟度,度量同质竞争的发生机会和其使用社会资源规模,它们之积或许就是一个候选,其值越小社会成熟都越好。

如果人性生于竞争,锤炼于竞争,那么长期的同质竞争和垄断竞争一样会使人性堕落。

2009-09-09

针对R专门定制的搜索引擎

由于R这个名字太简单了,将R作为关键词直接使用google搜索,结果太乱要翻好几页。有人专门定制了一个google搜索引擎http://www.rseek.org,结果内容相对集中得多。

2009-09-08

Trace的保持与湮灭

交互记忆系统的trace保持和湮灭过程与熵的增减可能有某种联系:
Maccone has taken a slightly different view of this problem by looking at correlations. Imagine I do something that increases entropy slightly, and my wife observes the results of my actions and records the consequent increase in entropy—we will leave the fight over who should tidy up the mess out of the story.

Now, I can choose a set of operations that can return the entropy to its previously low value. However, doing so involves not just reversing my actions, but also reversing all correlated systems. In other words, I have to wipe my wife's memory of the event and her subsequent recording of it. If she wrote it on a piece of paper, I have to wipe the paper clean etc, etc. But at the end of it, there would be no record of the event ever having occurred.

The upshot is that entropy-decreasing events can occur, but can never be observed from within the system.

Well, put simply, running time in one direction allows records to be kept and events to be observed. In the other direction, observation becomes impossible.

(Arstechnica: Quantum amnesia gives time its arrow )

是度量trace还是去度量information?

"But if you analyse [the laws] carefully, you'll see that all the processes where things run backwards can happen, but they don't leave any trace of having happened," he says.

Maccone argues that in systems in which entropy has decreased, the connections or correlations between events and observers is wiped out. Lacking this information, observers like us cannot see such an event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vol 103, 080401).

In the world of large-scale objects, increasing entropy is associated with the flow of heat, which always goes from a hot object to a colder one. Change in entropy can also be described as a flow of information: the higher the entropy of a system, the less information it contains.

An outsider who observes the box may become more entangled with it. This entanglement – which involves the loss of information in the particles – increases the information available to the observer.

(Newscientist: Quantum amnesia gives time its arrow )

2009-09-07

缘起缘灭

世间苍生缘起缘灭,
不考虑宗教上的含义,“缘”的实质是什么?

就是令交互连贯的权责(privilege)?!

2009-09-06

养老:孝道 vs. 政府养老

从“养儿防老”到“靠政府防老”》有几组数字令人担忧:

截至去年,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1亿5989万,占全国总人口约12%,今后还将以年均800万人的规模递增。最新数据显示,65岁以上老年人的家庭中,有将近一半是空巢家庭。其中,城市空巢家庭已达到49.7%,而农村空巢和类空巢家庭也达到48.9%。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会长、民政部原副部长李宝库日前在中国社会福利论坛上指出,中国农村老人的自杀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四倍到五倍

看过前面的现实,口头上的“孝”多得却令整个社会尴尬:
根据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一项针对20到30岁年轻亚洲人所做的调查,94%的中国和92%的印度受访者表示他们会奉养父母。相比之下,表示会奉养父母的韩国、澳洲和日本受访者分别只有46%、44%和32%。

毕竟亲情与利害如水与油难以融合,感情是感情,利害是利害,不要把宝压在孩子上,向孩子付出应有“底线”。

2009-09-03

John Bae的This Week's Finds专栏

推荐订阅John Bae的This Week's Finds in Mathematical Physics专栏,内容是相当丰富啊,遗憾没早早的发现。

2009-08-29

"错对"与"短长"

错有意外的发现,对有确定的形式;
短用在短的地方,长用在长的地方;
错对皆有其价值,短长各有其用处;

为何庸庸执意,
困于“用长补短”或“弃短留长”的“取”与“舍”?

为何固执慎守,
浸于“功功过过”或“是是非非”的“争”与“失”?

生无惊天,去无动地;
过如烟云,当在己实。

2009-08-23

知其雄,守其雌

若"能者多劳"成为工作的常态,这是已到了悲哀、绝望的状况。能令能者多劳的,其实不是自己能力而是要担负责任。多一份工作便多一份责任,更多一份苦念。当真要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工作,无论多少,少有觉察其责任和压力;相反,那些因能者多劳而压下来的工作,多是自己所厌烦的,无奈徒生责任和压力。

2009-08-22

慎用优化算法实现之法

David Chisnall在《How Not To Optimize》提到:
This issue is part of a more general problem. Optimizing for special cases can add some overhead to every use of a function, providing a speed improvement only in special cases. Unless a special case is particularly common, or orders of magnitude slower than every other case, then it's typically not worth the bother.

注:这里的提到优化不是指两算法间的取舍,而是在给定算法和数据结构表示后,算法实现针对特定计算环境的优化。这种优化注定了要增加系统负荷,只不过用了挪移之法顺了特定环境的约束而已。保守些不会犯傻,“保持算法的自然和简单,只有慢到需要优化时才着手优化”。

2009-08-19

所看到的是为了什么而看?

摘自此处(Andrew Gelman)
Scatterplot, please! It's not just about an eye-catching result; it's about building confidence in your findings

2009-07-31

Set theoretic dust

"Category Theory allows you to work on structures without the need first to pulverize them into set theoretic dust" (Corfiel)

〔魔兽世界〕变身〔盒谐世界〕

大家长意识的愚蠢与僵化,很娱乐!

李日强笑言:“说魔兽世界是国内最守法的一款网络游戏恐怕都不过分.”

...

“网易当然希望也一直努力能够带给玩家全球的版本,让中国大陆玩家体验到和其他地方一致的游戏内容,但这有一个大前提,就是要遵守监管部门的相关法规,”昨晚,网易魔兽世界项目负责人李日强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

“守法”居然可以用程度副词来修饰,那么这个国度的法是咋样的呢?!

2009-07-25

打的就是“时间差”

金融精英们真的凭靠他们的洞察预测市场吗?!和战争一样,拼的是实力,武器与弹药。那么这武器是什么?Stock Traders Find Speed Pays, in Milliseconds,靠得高速的计算系统和迅捷的传感器网络进行高频买卖。时间就是金钱。

These systems are so fast they can outsmart or outrun other investors, humans and computers alike. And after growing in the shadows for years, they are generating lots of talk.

...

Powerful algorithms — “algos,” in industry parlance — execute millions of orders a second and scan dozens of public and private marketplaces simultaneously. They can spot trends before other investors can blink, changing orders and strategies within milliseconds.

...

High-frequency traders often confound other investors by issuing and then canceling orders almost simultaneously. Loopholes in market rules give high-speed investors an early glance at how others are trading. And their computers can essentially bully slower investors into giving up profits — and then disappear before anyone even knows they were there.

High-frequency traders also benefit from competition among the various exchanges, which pay small fees that are often collected by the biggest and most active traders — typically a quarter of a cent per share to whoever arrives first. Those small payments, spread over millions of shares, help high-speed investors profit simply by trading enormous numbers of shares, even if they buy or sell at a modest loss.

...

The rise of high-frequency trading helps explain why activity on the nation’s stock exchanges has exploded. Average daily volume has soared by 164 percent since 2005, according to data from NYSE.

一个事例:

It was July 15, and Intel, the computer chip giant, had reporting robust earnings the night before. Some investors, smelling opportunity, set out to buy shares in the semiconductor company Broadcom. (Their activities were described by an investor at a major Wall Street firm who spoke on the condition of anonymity to protect his job.) The slower traders faced a quandary: If they sought to buy a large number of shares at once, they would tip their hand and risk driving up Broadcom’s price. So, as is often the case on Wall Street, they divided their orders into dozens of small batches, hoping to cover their tracks. One second after the market opened, shares of Broadcom started changing hands at $26.20.

The slower traders began issuing buy orders. But rather than being shown to all potential sellers at the same time, some of those orders were most likely routed to a collection of high-frequency traders for just 30 milliseconds — 0.03 seconds — in what are known as flash orders. While markets are supposed to ensure transparency by showing orders to everyone simultaneously, a loophole in regulations allows marketplaces like Nasdaq to show traders some orders ahead of everyone else in exchange for a fee.

In less than half a second, high-frequency traders gained a valuable insight: the hunger for Broadcom was growing. Their computers began buying up Broadcom shares and then reselling them to the slower investors at higher prices. The overall price of Broadcom began to rise.

Soon, thousands of orders began flooding the markets as high-frequency software went into high gear. Automatic programs began issuing and canceling tiny orders within milliseconds to determine how much the slower traders were willing to pay. The high-frequency computers quickly determined that some investors’ upper limit was $26.40. The price shot to $26.39, and high-frequency programs began offering to sell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shares.

The result is that the slower-moving investors paid $1.4 million for about 56,000 shares, or $7,800 more than if they had been able to move as quickly as the high-frequency traders.

Multiply such trades across thousands of stocks a day, and the profits are substantial. High-frequency traders generated about $21 billion in profits last year, the Tabb Group, a research firm, estimates.

2009-07-08

人,性如水

她,性善
可润于物
可融于事

她,性静,但
可怒涌巨波
可愤溃高坝

----------------
有感于族群矛盾

2009-07-07

机会

遇到困难,可以克服;
犯了错误,可以改正;
遇到不幸,可以挺过;

所需要的,
仅是一次机会。

机会啊!
你为何现在如此稀缺?

社会啊!
你绷得太紧,
你已没自信。

没有机会再来,
这是一种黑沉沉的恐惧。

当机会已无,残暴终将蔓延。

2009-07-04

记忆是破碎的?还是完整的?

在单一计算系统中记忆应是完整的,否则无法完成计算。如果记忆是完整,那么不同计算系统的记忆如何复合?!

2009-06-27

回归

回归自我,最终将自我拘束于自己的内心.

2009-06-26

无奈的"立场设计改革"

一个现实多数的信息化项目都走成了如"立场设计改革"所述的模式,尤其是那些政府和国企的信息化项目:
可是企业在着手信息化前,企业往往不明确需要如何调整现有的组织,也就相当于并不清楚应该如何改革。接着,在信息系统的业务逻辑、功能性能、配置、工期等系统架构确定以后,才按照这个架构来设计企业的组织和业务流程的调整方案。这相当于改革的方案。以后,随着信息系统上线,改革逐步到位。

这种方法可以概括为确定目标之后,先架构信息系统,再设计改革方案建成信息系统后,在上线的过程中实施改革。这种方法可以概括为以信息化的立场设计改革。

十余年企业信息化的经验证明,这种方法成功率高、效果好,不容易反复。

不妨接受立场设计改革这一信息化模式的称呼,但文章所说其“成功率高、效果好,不容易反复”,这不是事实。一个争议问题就是这所谓的“成功”如何定义,如果按照只要这个系统活了下来,只要其有所担当,这也就好办了,不过那些死去的信息系统很显然被我们遗忘了,信息投入高浪费也是现状。

反思在一些中小型私企,这种现象发而少,为什么?!或许一个直接理由是其规模小,没有政府、国企复杂。不妨就从这个角度开始思考,“小”是否就问题的精髓,信息化是否也要考虑“敏捷”:慎谈集成,推动更替;功能单一,界面实用。最近系统集成、数据整合、接口标准化等项目很时兴,上了不少,成过鉴定验收也不少,但起到作用、有所担当、可以活下来的甚少。

除了技术层面,从业队伍也是一个大问题,当前高校里无论是本科教育还是研究生教育,信息系统与信息管理专业基本上是纸上谈兵,信息主管、工程师们多数是出来后要摸爬滚打相当长一段时间,这些实战经验也无法回到高校再加工获得提升。一方面信息主管战略意图、执行目标模糊,业务谈得少,时兴技术谈得多;另一方面,信息系统工程师不专业,能够使用业务语言与客户交流的工程师已是珍稀,多数缺乏主动设计的能动性,业务需求驱动成了客户要求驱动。

如果接受无奈,问题只会更糟。

2009-06-08

文明、人口与资源

最近从事内容作用原理的研究,时不常地被一套问题困扰:
  1. 文明需要人口来承载,文明的发展至少需要多少人口?
  2. 人口的维持需要资源,人口的维持至少需要多少资源?

回答这两问题,至少现在,这是难以想象的,甚深。但思考这一对问题,却会引出非常多的问题,如果我们承认存在资源的再生产、人口的再生产 和文明的再生产,那么这些再生产应如何度量,它们彼此和内部作用模式又是如何最简的表示? 其内在结构究竟是什么?如果存在相互作用,随之也可认为存在一个共同“信号”,这又是什么?。。。

2009-06-06

科学的目的

卢昌海《科学的方法》一文阐述:

科学的目的


科学寻求的是对自然现象逻辑上最简单的描述

基本事实

我们并无任何已被确认的、 能理解全部自然现象的科学理论。

追求科学目的的正确方法所须满足的基本特征

  1. 允许纠错, 并且具有纠错能力。
  2. 尊重观测与实验, 尊重逻辑推理。

2009-06-04

不要将希望丢弃

时空荡荡
天真漫漫

心内怜怜
气外惋惋

步履沉沉
路途幽幽

2009-05-25

以“大公”为名下的恶

两名中学女生吴晓丹和小燕服毒自杀了,原因是什么呢?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证实,中学女生晓丹和小燕的自杀并非没有关联,她们均属于超生的孩子,在出生后被寄养或是领养。她们在自杀前的日记或遗言均显示,特殊的家庭环境是导致她们走向绝路的重要原因。

...

董阿婆是小燕亲生父母的远房亲戚,在小燕四五岁的时候,就被送到阿婆处寄养。“每个月给1000元钱。”阿婆说,小燕的父母都在政府部门上班,小燕属于超生,她的父母就想办法把户口落到了阿婆处。

董阿婆还记得当年每次父母来看望小燕,走的时候孩子都哭得很伤心。过了大概一年多,小燕的父母把孩子接了回去。但之后不久,董阿婆听说小燕又被送到了另一户人家。

...


在晓丹自杀后,通过学校的老师,老吴才知道,在这之前,晓丹的亲生父母曾经到学校里去找过晓丹,至少有三次。

事后老吴打听到,晓丹的亲生父母总共有4个女儿,晓丹是第三个,其中两个被领养,另一个已经认了回去。


为什么父母离弃他们的孩子?

乐清市计生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副局长表示,“超生后被寄养的孩子确实有。主要是两种情况,第一种,生的是女孩,父母想要男孩;第二种,父母是公职人员,不得不将超生的孩子寄养他人家中,以逃避处罚。”

...

包秀杰在2007年3月11日在温州永嘉生下第二个儿子,之后被人举报。乐清市计生委在调查后做出了对包秀杰夫妇征收101万元社会抚养费的决定。处罚决定书下达后,包秀杰既没有申请复议,也没有提起行政诉讼,主动向指定银行缴纳了这笔钱。

州市计生委介绍说,从2007年到现在,温州共开出三张百万以上罚单,除了包之外,还有一张也在乐清,2008年3月,数额为102万元。

...

我国2007年6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违反规定超计划生育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

根据记者的调查,乐清虹桥中学分校自杀的两位女孩,晓丹就属于没有缴纳抚养费被遗弃的,而小燕的父母则均为当地公务员。


被离弃的孩子们,她们试图坚强,寻找自己;但现实,我们抛弃了她们...
在自杀之前一个月的一篇作文上,晓丹写道:“也许人生就像一场戏……丑角扮演到尽头就是生活的勇士,就是人生的强者,我坚信!”

4月17日晚上,晓丹留下最后的一句话:做人真的很难,前方的道路太漫长,我看不到尽头。

...

小燕的死是留有明确遗言的,在她的电脑上,最后的一句话是:“我要让亲生父母后悔一辈子”。


一切按规定应该这样....

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宣教处李亚平副处长表示,类似于乐清这两起案件,将女孩交给别人抚养,甚至故意遗弃的行为,其家长不仅仅要受到《计划生育处罚条例》的处罚,情节严重的甚至会构成遗弃罪,受到法律制裁。

但事实上,要追究家长的责任并不容易,乐清市计生局的那位副局长表示,查超生,他们一般的做法是接到群众举报后进行立案调查。如果本人不承认,还需要取证,甚至还要请有关部门做DNA鉴定来判断。“像这两名女孩的情况,再去查他们的亲生父母是谁,操作难度非常大。如果对方不承认,女孩已被火化,用DNA鉴定的方式也已无法确定。”

如果继续这样,那些孩子们永远生活在阴影中。"做人真的很难,前方的道路太漫长,我看不到尽头","我要让亲生父母后悔一辈子",也让社会后悔一辈子。

如果我们已流泪,如果我们已经后悔,希望还在,捣毁那些所谓的“大公”。

2009-05-23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新闻总是令你惊疑这个世界究竟还要发生什么?人生如棋,按格停行,度势进退,难以躁动。卢武铉的遗书全文如下

受惠于很多人,却让很多人因我而受难,往后将还有承受不完的痛苦。剩下的余生只会是别人的累赘。健康不很好,所以什么也不能做,就连书也读不下去,字也写不成。

不要太过于悲伤,生和死不都是自然的一个形象?

不要道歉,也不要埋怨谁,都是命。

火葬了吧。然后在家附近的地方立个碑就足够了。这是酝酿了很久的想法。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永远是剧终前的感悟。

少扯读书是无用还是有用的话题

三条观点:
  1. 自己有用还是无用,对自己是否认可,这与读书与否无关;
  2. 读书的价值是令心智变得开阔,习得他人所积的知识;
  3. 好奇是人的天性,学习无时无刻不在发生,除非自我已死亡。

2009-05-14

专业人才不是教出来的,人才更不是培养出来的

早有听说,但看到新闻《转为培养应用人才 我国硕士教育实现历史性转型》,还是吓一跳。额的娘啊,毁了专科教育,又毁本科教育,这又毁硕士研究生教育。
教育部日前透露,国家今年扩招5万个全日制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有教育界人士指出,增加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招生人数、提高专业学位研究生在硕士学位中的比例,是逐渐将硕士研究生教育从以培养学术型人才为主向以培养应用型人才为主转变、实现研究生教育结构的历史性转型和战略性调整
最后,还是希望这是假新闻,尽管这还是新华网发的


少培养些人才,给个环境,令人自己长成才

2009-05-13

实证研究、控制变量

我不了解计量,但令我费解的是,提出一模型,如果无意选择了与模型(或与结构无关)的因素作为控制变量,展示其鲁棒性,这种验证可靠吗?我仅了解,反复出现的现象不一定就是模式。

无意用悼念的眼泪弄浑眼睛

五月十二日过去了,我不愿徒生悲伤,或许这是我没勇气或许是我没人性,无论如何,我是认为应该去关注现在活着的人,将悲伤丢尽垃圾桶,这是令人心顺的。最近艾未未博客的博文被删的厉害,一个直接原因就是艾未未的博客连续发了一些志愿者在灾区调查的实地报道。我的确用心歹毒,无意用悼念的眼泪弄浑我的眼睛,因为我更十分愿意地相信这些实地报道所描述的各类琐碎事件,即使不在灾区,这些事件也不会令人意外。

下面内容转自艾未未博客的《被删文章 "禁止以任何理由跪地喊冤" 09.05.11》,或许不久这篇博文还会被删除,所以全文转载。转载后才发现新浪博客上的文章有防转帖的把戏,所抽取文本的版面给有意弄乱了,难以阅读,我做了点技术处理,恢复了版面。如果这是艾先生有意设置的,请先生说一声,我删了下面文字即可;若这是新浪特意设置而又未告知博主的,新浪这种小肚鸡肠的把戏就太令人鄙视了,CSS的“display:none”把戏很好玩吗?!



一.
2009.04.27


收到北京发来的需要调查的学校名单,真的发愁,基本都是小学和幼儿园,这种情况依靠幸存学生是基本不可能的,只能找到这些孩子的家里面去。而这些也是我们在过去的调查当中没有走访过的地方,也就是说没有地址没有电话没有任何信息。我把东西收拾了一下赶去车站。

在车上,我给上次帮助过我们的洲红发了短信,说我要过去什邡了,你还好么?很快就收到他的回信:姐,我今天在什邡领工资,你在哪里啊?我说你在那边等我,姐过去请你吃饭。什邡出站,走在这条半个月前每天经过的街上,心里还是有那天被带走的阴影,只想赶紧见到洲红。十分钟后见到他,还穿着半个月前见到他时的那件黑色外套,手里拎着的东西见到我赶紧递过来,说是这儿有名的板鸭,买给我尝尝,我说你怎么乱花钱,你跟我客气什么,接过来的时候真的很心疼。他说姐是你太客气了,你们都帮助过我的。

我们找了一个地方,聊了我们上次分手后发生的事情,他特别吃惊,说你们竟然经历了这么多。我问他现在在干什么?他说已经在做上次跟我提起过的小本生意了,上次他就说过要自己做点生意,也就是卖点板鸭之类的东西,在这个地方人们经常吃的东西。他说上午在红白买豆腐,下午就来什邡卖板鸭,周末生意挺好的,每到周一就没有生意,所以今天也是周一,就可以自己给自己放假。我说挺好的,你还真是说干就干,赚多赚少都是自己的。还说今天看那家卖板鸭的人生意不错,应该挺好吃的就跟着买了,后来发现买肥了点儿。我说你爸妈在做什么?他说爸在煤矿上干活,妈在家务农做家务,这个时候在山上采茶,采了可以拿去卖钱。我说你爸每天都回家的吧?他说回家的。我说真辛苦。他说是,还危险。

坐车去了趟洛水,人家说洛城小学都没了,搬到傍边的板房里面去了,现在洛水镇的人都搬过去了。我绕着板房外面走了一段,天色已晚,坐最后一班车回了什邡。


二.
2009.04.28

昨晚不知几点,楼下的狗突然狂吠,然后就是男主人的声音,阿姨的声音,女主人...顿时想起了初中语文课上学的那篇《口技》,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心里有点乱。早晨出门,一楼走廊口处站了一个警察在打电话,转到门厅,又一警察坐在沙发上,我出了门。

走到车站门口,只见整个车站大门紧封,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旁边立了一块白底红字的牌子,上说自4月28日起此车站停运,请去北门车站乘车。北门车站是地震前就建好的新车站,因地震拖到现在才开始使用。名单中有一个叫蓥华仁和村小学的学校,一打听人家说仁和村就是穿心店,于是买了去穿心店的车票。

车在路中间停下来,两边是破烂不堪的房子,一层厚厚的尘土,我往山下看了一眼,有铁轨,在下面就是穿心店地震遗址区,倒着一个白色的巴洛克风格的亭子,在哪里见过这个场景的照片,在远处就是工厂东倒西歪的烟囱,真想象不到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眼前变成这个样子。往前走了几步,一个阿婆在扫自己的铁皮地板,我凑了过去。

说明来历,不想她的外孙在地震区遇难了。她热情的帮我招呼来另外两个家长,都是仁和村一大队的人,这个队里有6个孩子遇难。中午执意叫我同她们一起,我们朝坡上一户人家走去,她们说地震之后几家人就一起做饭吃了。午饭是一人一碗鸡汤泡米饭,两盘咸菜,七八片腊肉,看我来了赶忙去厨房炒了一碗青菜,说你别嫌弃,凑合吃。家里男主人几天前干活砸伤了腿,拄着拐杖得知我是北京来的,就说你们心真好,这么远跑过来看我们,心真好。

阿婆和一起来吃饭的人闲聊,又说起捐款的事情,说政府说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给蓥华镇捐过一分钱,东西发下来全是旧的,除了一件棉衣之外就没见过一件新的,大家找到政府门上闹,政府说你们这些刁民啊,其中有人接话了,说:地震之前我们当中也就4%的刁民吧,现在我们90%都是刁民了。政府不再说话。地震了,政府的人都出去考察了,该玩的地方真都玩遍了,老百姓想去上访都没钱出得了家这道门。

阿婆带我去了第五个遇难孩子的人家,跟栅栏一样的房子里,两个老人在吃午饭,大爷当过兵,三级军残,孩子的妈妈几年前得尿毒症死掉了,爸爸在外地打工,他们的外孙死掉了,一个家都空了。很乐观的老两口,说政府给他们发了好多大米都吃不完,指了指梁上挂的五六块腊肉说,你看这么大块的肉呢,政府对我们很好的。第六户人家只有一个阿婆在家,她的孙子在地震中死了,死在遵道欢欢幼儿园,婆婆说衣服放烂了都埋了,政府也不肯发给我们的。捐的钱根本不够政府用的,应该给他们弄来一台印钞机,这样才供得上。桥坏了都不理,都是你们北京的人来修的,中央的政策好啊,底下节节包庇要好污啊!说我们这里要开发旅游,房子要统一盖,也不知道他们要怎么盖,到现在都不知道。

二大队没有孩子遇难。来到三大队。一个怀孕的妈妈领着一个刚刚洗完澡的小丫头,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纸,上面写着: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可爱的小子怡,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最下面是章子怡的亲笔签名。是一个上海记者帮她寄来的,她说以为记者随便说说的,结果真的寄来了,她的女儿叫张子怡。她给我看子怡的照片,子怡的日记,子怡跳舞的录像,她说现在虽然怀了男娃,但是家里面从来没有说当初因为是两个女娃而不愿意过,说想起来是多么多么美满的一家。现在想起来,当初就算是死了也不可惜,真的过的很幸福。她说以后的日子还会好的,我会好好的工作,这个家会变成原先的样子。

三.
2009.04.2

继续昨天没有走完的穿心店。这趟什邡—红白的客车已经太过熟悉。车在仁和村穿心店四组帮我停了下来。山下的十几个高高的烟囱日复一日的冒着白烟,今天雾气很大,烟气雾气笼罩了背后好高的山。

整个穿心店就是沿着这条塞得下两辆车的路铺开下去的,所有的房子都分布在路边,所谓的房子全部都是自己用木板搭的简易房和帐篷。靠山的一面有的还要朝山上爬一段路。我上了几个台阶,一个阿婆在屋里看着电视,我说明来历,她关了电视机,锁上家门,带我朝山上走去。来到一户人家。这家的孩子去年10岁,地震当天没有找到,母亲还高兴的认为是老师给带走了,结果知道5月15日才在倒塌的围墙边上发现,是他爸爸和当兵的人一起找见的。当时没有人救援,他的父母帮别的家里挖出了好几个孩子,就是找不见他,他的妈妈有段时间天天做梦,梦见孩子跟她说:妈妈,你怎么不来找我啊。

王露再过8天就7岁整了,但是她没有过的去这个生日。她有个双胞胎姐姐叫王雨。地震前家里刚刚贷款盖好不久的房子,现在站在里面身体都是倾斜的,在屋里行走像是走山路一样。像这样的家庭,政府的补贴发放是每户5000元,有遇难孩子的补助6万元,2万元的保险赔偿,学校捐助3000元,独生子女费2160 元,加起来共有9万多。王露的妈妈说政府对媒体说每家都赔了20多万,他们就去找政府,说你们赔的20多万在哪里?大队书记回答说:这你们都不知足?现在大家最担心的分房面积的问题,村里的意思是家里找了一口人你家住房的面积就要减少,后来就算生了孩子的也不算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仁和村村长也是首富梁忠银家的大女儿在地震中遇难了,还有一个小女儿。他的媳妇在2008年5月12日前就已经怀上了第三胎,现在早已生下一个男孩,家里的新房面积也是按照五口人分的的。原来超生的家庭是可以享受住房面积的。

村上新盖的房子正在施工,什么时候能住得上没人知道,大家只是知道这些房在动工之前既不开会也不招标,当地均价600元一平米的房子现在跟老百姓要900 块钱。之前还需要贷款盖房子的书记在经历了大地震之后在什邡市里买了套房子,捐给村里的铲车也变成了自家的。反正就是有本事就贪污,有关系的就调走,任你查也查不出来。四川省委书记来考察的时候,村里的领导挨家挑选劝导,找出三组最听话的人家回答问题。房子修不修得起?修的起。有没有困难?没有困难。

五组离那些白烟囱更近了一点。雨下大了一些,身上湿乎乎的,头有些疼。一个家长带着我上山,他在前面走的很快,我努力的跟在后面。来到几个坟包跟前。右手边的孩子叫杨帅,左手边两个坟包没有立碑,他指着说这是我哥家的两个孩子。我家孩子埋在上面,你上去看看吧,我说好。又爬了一段,路上遇见杨帅的爸爸,他说杨帅爸爸是最老实的人了,我说的你们不信,他的可以信。他说孩子早就想转学,学校的楼一直都有问题,不敢让孩子读,可是学校就是不让我们转学,也没有人好好教书,经常就散了。蓥华中学共有300多人,死了90多个,仁和村小学死了10个。中学最多一个班就死了24个孩子,他哥哥家孩子罗海在的班里死了5 个。蓥华中学是92年开工的,盖了两层93年停了工,到96年又开工,一起建了旁边的办公楼,房子加建到四层,五层做了些柱子花架子。97年建好后楼就是倾斜的。到2002年学生进去读书,墙用手指头都抠的动。

你说追查哪个?哪个都查不来,污得很。这个化工厂,他指着那些白烟囱,占农民的土地建厂子。这里山上的树就能养活一种,都被氨气毒死了,你说你怎么生活,村里7、8个人都因为这种排气丧失劳动能力,谁来负责?我都被警察半夜里抓进去2次了,他们没有出世任何的证件,就是这是上级的指示。教育我们不要乱讲话,我就是想找个律师,给孩子讨个说法。

四.
2009.04.30

什邡市湔底镇。遇难学生刘笛的爸爸在村口等了很久,见我过了桥便起身迎了过来。之前很早就下车,这段路是这一个月来最颠簸的一段,实在是不好受。之后又沿着河边走了很久,土路上蹦蹦跳跳的满地都是小蛤蟆,前几天电视里说现在这个现象是蝌蚪进化完成期,请大家不要以为是地震前兆。

他们问我吃饭没有,说我们刚吃完你快吃一点。说着给我盛了一小碗米饭,是和小米一起蒸的。我夹了些黄瓜咸菜,吃了几块豆腐。刘笛的妈妈说真不愿想起来这些事情。湔底中学的教学楼几年前就是危房了,柱子里面是没有钢筋的,地震那一刻房子全塌了,像是被爆破了一样。整个中学有三个年级8个班300多个学生,死了54个,老师一个受伤,一个死亡。教学楼有三层。二楼是男生寝室和电脑房。三楼是火箭班上课的地方,所谓火箭班就是这个学校每个年级里面学习最好的学生组成的班级。学校规定火箭班中午12:40就要开始上课,不给午休的时间。当时刘笛所在的是初二年级的火箭班,班里很多孩子正在发烧流感,地震那天这个班死亡学生20名。三年级的火箭班死亡学生24名,这个死亡最多的班级是初三(3)班,当时在上课的老师发觉地震,对班里同学喊了一句:“你们坐着不要动,我出去看一下!”就跑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救过孩子。现在已经调到镇上的宏达中学教书去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更多的老师在压住孩子的废墟前面选择着旁观,他们远远的站着,知道电台记者们来了才结束纹丝不动。

这里的房价每平方米是724元。宽敞的房子里龙成香就这么整日的坐着,她说已经很久不曾出门了,根本不想出去,出去就看到别家的孩子叫妈妈,不由恼火的很,全部的希望都没有了。我们自己有脚有手,我们不需要救助,我们就是想叫他们说清楚,为什么没等学校鉴定结果下来就把湔底中学连夜铲平了,学校为什么不承认每个孩子都交钱买过的校风险?教学楼边上80年代盖的房子没倒,90年代的却全垮了,换句话说怎么政府的楼不倒学校的倒?我们去找政府,政府的人说:不就是豆腐渣工程么。镇领导说:十多万了,你们都还不满足?

他们还说,地震时学生们太乱,房子是被跳倒的。龙成香说,镇上面,随便哪个危房,多少钱你说,我买下来,你们领导进去给我跳,跳倒的话算我们家孩子该死。


五.
2009.05.02

农历四月初八,512地震农历一周年。农村比较讲究农历,孩子的生日也一般也只记农历。今天有不少家长去墓地上坟了。这里是老龙居,现在跟老湔底合并称为湔底镇。

一个孩子一个盒子。名字刻在盖上去的那块板上面。我看见两个家长坐在地上,在一个角落里,两个盒子跟前,我走过去,对他们点了一下头,蹲下来,看他们一张一张的烧钱。两个女孩:吴愁和朱杨,一个11岁,一个12岁,都是龙居小学五年一班的学生。我看着照片里这个女孩,吴愁生的好漂亮。他爸爸说五年一班有 63个孩子,地震时有7个遇难。他跑过去救人,就出一个女孩子,救到第三个孩子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他,他知道女儿不行了。教学楼是危房,倒下来的很快,楼柱没用钢筋,砖砌的,抗不了震,取不了样,他们把一切都推到地震,我们尽力了,但是永远也得不到结果。朱杨的爸爸在一旁点了一挂鞭,我着实被吓到了,半天回过神来。他是个残疾人,左边只有半截胳膊。女儿2岁时候他就失去左手了,把孩子拉扯到大不容易。

从墓地出来,下起雨来。他们说要回去收庄稼,但是答应先回家去帮我取遇难学生家长的联系方式。后来因为这份名单我打了一天的电话。我把打通的,打不通的,停机的,关机的,一一做了标记,复印了几份,后来找到他家送了过去,他不在家,交给他老婆。给他发了条短信说谢谢,他到家后回了短信说:应该谢谢你才对。

六.
2009.05.06

今天去两个遇难孩子的家庭。

王晨家在湔底镇。之前打电话跟湔底镇的家长们确定名单。王晨的爸爸妈妈后来很晚了给我发了短信。他们说:“谢谢你们。你们也许不能真正了解我们内心的痛。快一年了,没有睡好几个晚上,每天晚上都要想念自己心爱的女儿,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对生活早已失去了信心。”短信一直回复到凌晨2点半,发完最后一条短信,我决定去看看他们。

他们家在河边,我走的有点快,王晨爸爸在身后给我打电话,说你走过了。我往回走了50米。王晨妈妈迎出来。这是个很沉默的女人,见了我也没有什么话,嘴边一直挂着苦苦的微笑。我翻着王晨的照片,都是他爸爸在给我讲,她摘着菜,不多过问。他爸爸拿出王晨在小学里主持六一儿童节时候的DV,播给我看。说今天早上还在看,看着她妈妈就流泪。王晨爸爸养殖了木耳,当地叫做耳农,他带我去看养殖的棚子,看的我很好奇。他说512的时候你们会在么?我们很想见见你们其他的志愿者。你要用车的话随时找我,有什么可以帮助的也随时给我打电话。话不多,不强硬,不激烈,句句诚恳。

唐芳家在龙居镇。之前打电话跟龙居镇的家长们确定名单。唐芳的爸爸给我发了短信。他说:谢谢你们,这么久过去了还有人记得我们,只怪贪官太污,我们无处说话。祝好人一生平安。一大早,他打通了我的手机,他说谢谢你们的事实、真相、权利,我们多少次想把真相公布出去,你们要是想知道,我可以跟你讲。

打电话,他说去趟洛水,马上就回来。我也趁这个时间坐车从湔底赶到龙居。龙居街上离他们家还有很远,我搭了个车,走到村口刚好碰到他们两口子回家。他们家的房子是去年修好的,全是夫妻两个人盖的,这让别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家里都没有收拾,只在东屋里面安了床,叫我坐在床上,给我倒了一缸水。床头上贴了好几张唐芳的大头贴。很小,看不清切。她妈妈拿出了相册,有几张是地震之后家里借了相机拍的学校当时的状况。很明显,教学楼分两个阶段施工,倒了一半,立着一半。就是倒着的那一半,夺取了61个孩子的性命。一张大大的喷印纸上面印着两个大字:真相。他说是家长们自己找人做的。那时候在学校门口家长们贴了每个孩子的照片,姓名,班级。学校都不让。之前还对家长们百依百顺,楼一拆,人一埋,就翻脸了。给家长们开动员大会,说要配合政府工作,大牌子上写着:禁止以任何理由跪地喊冤无耻的可笑。

从唐家出来,他帮我联系了一位在洛水做修摩托生意的遇难学生家长,我跟他去了另外一个做五金生意的人家,女主人已经怀孕,她回忆的不多,但是她打电话叫来了原洛城小学的老师,地震后这个老师被调倒了八一小学教书。这个数学老师帮助回忆了五年一班的十三个遇难学生名单,别的他也无能为力。他说教书交了13 年,每个月工资是947元钱。跟领导耍的好的老师被调到洛水小学、宏达小学这样好的学校教书,跟领导耍的不好的就到八一这样的学校来了,八一现在连一台电脑都没有,捐赠的笔记本电脑都分给领导们了,其他都集中在别的小学。


七.
2009.05.09

坐车去八角。在车上外面就开始冒雨,雾蒙蒙的一片。八角的车票分新八角和老八角,我买了老八角的票,谁料分析错误,老八角的学校没有事,唯一出事的八角镇中心小学在山上的新八角。自以为没多远,就径直向山上走去。一走就走了好远,路人还是差很远。身上都打湿了,裤子上全是泥巴。终于后面又来了一辆班车,花了一块钱把我拉到山顶。村委会的大门紧闭,旁边一间小木屋里住着一个大爷,我问了他,他说这里有一户,你去前面屋顶上有个锅的那家问问。

院子里有狗,主人把狗栓了来给我开门。是李国成的外公,外公外婆从小把孩子带在身边,一提起这件事情,外婆明显有点激动。国成的爸爸妈妈过来跟我说话,他们说学校有七个孩子遇难了,一年级就有五个,他们10年来一直在广东打工,现在孩子没了才回来,听学校说当时楼倒了一半,孩子都跑出来了,结果有几个孩子又跑进去拿书包,就被打死了。家长对这个说法无法接受,当时老师都跑了,没有人看住孩子,他们为了和老师对话,说了很多好话,老师才答应见一面。政府给赔了6万元,给两个家长一次性买了15年的最低社会保险,过年送了点东西,就再没过问。国成妈妈说:我们太老实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们两口子10年都不在村上住,对邻居家都不太了解。但是国成的爸爸还是用车拉着我,挨个村子的问,问到一个,别人再通知另一家,等这家的时候,又有家长骑车带我去另外一户一家。七个遇难家庭很快就找齐。感谢他们!

母狮的愤怒


(图片来自此处

2009-05-09

学者的共同义务

看新闻得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苏特大法官即将退休,对他不了解,但从这条新闻里看到这样一句话:
苏特曾说:“每位法官的共同义务在于:对简单案件的猜疑,对普遍公理的质疑,对既往先例的谦抑,以及不受现实环境约束,勇敢挑战权威原理的勇气。
感慨万分,学术研究又何尝不是这样:每位学者的共同义务在于:对简单〔现象〕的猜疑,对普遍公理的质疑,对既往〔研究〕的谦抑,以及不受现实环境约束,勇敢挑战权威原理的勇气

2009-05-06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认为:“夫古昔之中国者,虽有国之名,而未成国之形也。或为家族之国,或为酋长之国,或为诸侯封建之国,或为一王专制之国。虽种类不一,要之,其于国家之体质也,有其一部而缺其一部。”梁启超申言之:“且我中国畴昔,岂尝有国家哉?不过有朝廷耳!我黄帝子孙,聚族而居,立于此地球之上者既数千年,而问其国之为何名,则无有也。夫所谓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者,则皆朝名耳。朝也者,一家之私产也。国也者,人民之公产也。

以上文字摘自此处

2009-05-04

当开始卖面对数据洪流时

“信息爆炸”提出已有40多年,但只要提及它,总会引人遐想的。下面就是一处面对数据洪流科学方法是否可继续的讨论:
我们知道, 科学研究的常规模式是从实验数据或观测数据中提出假设、 模型或理论, 然后用新的实验或观测来检验它们。 安德森认为这种模式在信息时代的数据洪流中将会过时, 今后人们只需象谷歌那样直接从大量数据的统计关联中得出结论就行了。 用他的话说: “关联就已足够, 我们可以停止寻找模型”。 按照安德森的设想, 我们只需将大量数据扔进巨型计算机, 让它运用统计算法去发现那些科学所无法发现的关联。 那些关联将取代因果, 科学将摆脱模型和理论而继续前进。

安德森显然思考了我们面对海量数据困难或者无奈,但他是否也思考了我们该如何面对无穷关联的困境,那关联可靠性把握,众多关联的含义如何传递下去。为什么要寻找模型,因为模型是这些关联最好的“浓缩”。换句话,如何将发现的关联上升到可靠的知识,这才是研究者的任务。

五四

“自由、民主、科学”,九十年前国人陌生,九十年里其历史事件可供记忆留念,其它所努力的、所牺牲的也都已过去,九十年后今天我们可有惭愧?

五四,
仅供纪念凭吊,
那还不如忘掉它,
伤感久了
魔也成就;

五四,
有所感惑,
有所捍卫,
那就坚持。

2009-05-02

五一该怎样过?!

五一节在台湾,台湾多个劳工社团近万人发起五一反失业游行


对于五一劳动节,中文维基百科这样解释:
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在美国举行了约35万人参加的大规模罢工和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5月3日芝加哥政府出动警察进行镇压,开枪打死两人,事态扩大,5月4日罢工工人在干草市场广场举行抗议,由于不明身份者向警察投掷炸弹,最终警察开枪,先后共有4位工人、7位警察死亡,史称“干草市场暴乱”(Haymarket Riot)或“干草市场屠杀”(Haymarket Massacre)。在随后的宣判中又有4位工人被绞死。

为纪念这次事件以及抗议随后的宣判,在世界范围内举行了工人的抗议活动。这些活动成为了“国际劳动节”的前身。1889年7月在巴黎举行的第二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决定把5月1日作为“国际示威游行日”亦称“国际劳动节”。在美国直到1935年罗斯福总统执政时,八小时工作制才作为一种全国立法被确定下来。


在中国,福州一小酒家六名员工因老板拖欠2个月工资,集体跳楼讨薪

大评劳模,广州市劳模奖励金提高至18000元/人
除了荣誉津贴的奖励外,按照广州市相关规定,获市级以上劳模荣誉称号的先进个人,可以享受晋升、医疗、入户等方面的优待。包括可以享受晋级晋升职务工资;符合提干、晋职(含技术职称)、升学(指到党校、大专院校深造)条件的,可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安排(如加分);医疗方面则可以办理门诊优先医疗证。

领导与工人在一起,温家宝在地铁建设工地食堂门口与工人一起择菜:


世界还真不“和谐”,全球多个国家工人五一示威 法国发起近300场
在日本东京,3.6万人在代代木公园集会,今年比往年有更多年轻人参加,他们要求政府增加福利金。在韩国,8000名工人和学生在首尔一个公园内集会,反对裁员和削减薪酬。菲律宾马尼拉和柬埔寨金边也有集会,要求改善薪资待遇和工作条件,停止暴力迫害工会成员。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示威群众与警方发生冲突,68人被捕,11名警员受伤。

在德国柏林,200名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5架汽车被焚,48名警员受伤,57名示威者被捕。在法国,8大贸易工会在全国各地发动近300场示威,抗议萨科齐,是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劳动节示威活动。仅在西部城巿图卢兹,主办单位就指有4万人示威。此外,西班牙、奥地利、希腊及意大利等欧洲多国均举行大型示威活动。

在俄罗斯莫斯科,2000名示威者在马克思雕像附近聚集,挥动横额和苏维埃红旗、高唱革命歌曲和朗读赞美斯大林的诗句,批评现领导层,要求政府下台。有人高举“经济(制度)为百万人民,不是为百万富翁”的标语,一位26岁年轻人表示:“资本主义意味永远的危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我们。
尽管H1N1疫情,5月1日,墨西哥城内爆发了多起示威活动纪念劳动节,同时对墨西哥城在监狱内实施的隔离措施表示抗议

2009-05-01

八角茴香煮猪肉

记一下,陈部长是开“良方”的玩笑,还是真的要推销这“良方”?!
卫生部长陈竺在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表示,把猪肉和八角茴香煮在一起,肯定是预防猪流感的一剂良方。

...
陈竺说,今天中午我在卫生部食堂吃的饭里面就有两个菜是有猪肉的,所以卫生部的同志们都在吃猪肉。记得在禽流感发生的时候,“ChinaDaily”有一幅漫画,说最好的对付禽流感药方,就是把一只鸡和一个八角茴香炖在一起,这是最好的一个方子。为什么?因为达菲的原料莽草酸主要就在八角茴香里面,我们可以把猪肉和八角茴香煮在一起,肯定是一剂良方。(来源)

补充一则新闻
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都曾多次指出,本次北美发现的A/H1N1病毒具有来自猪、禽类和人类的基因片段,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在猪之间传播或者由猪传播到人,也没有证据显示食用经过加工的猪肉或其它猪产品可导致人类感染。烹调肉食时通常使用的温度(例如70°C的中心温度) 能够轻易灭活生肉产品中可能存在的任何病毒。(来源)

2009-04-29

黑橙色的Paper

别太在意,就乐一下,笑一个,这是刚从网易评论〔浙江湖州网友(61.153.*.*)〕看到的:

博士Paper和上厕所的共同点:

  1. 都是憋出来的
  2. 肚子里有货才爽,否则很痛苦
  3. 即便肚子里面有货,也得有paper才行
  4. Paper越多心里越踏实
  5. Paper上的都是屎
  6. Paper不能是别人用过的
  7. Paper虽然是别人用过的,但是看不出来就行
  8. 运气够好的话可以借到Paper
  9. 没有paper的话,如果你很有钱也能解决问题
  10. 实在没有paper,拍拍屁股走人是需要勇气的

2009-04-25

Google Code支持Mercurial

Google Code宣布支持分布版本控制系统Mercurial,啥时候支持Git呢?!

2009-04-21

Sun(升阳)的落幕

Sun Microsystems结束了,感觉有些惆怅,毕竟从我上大学起就受了SUN很大影响,从Sun OS、Soalris到JAVA,沉浸在网络即计算(The Network is the Computer)的大潮中,十多年经历和情感不是一挥就去的。结局是产业大手笔的,虽然相比较Oracle对IBM有些亲和,Oracle让技术人感觉就是太商业,但对于产业发展,SUN嫁给Oracle或要好于嫁给IBM,毕竟SUN在网络计算上与IBM太像了,近亲繁殖总是要承担遗传学上的风险。

或许IBM会少许郁闷,或许也会成为一项IBM犯过的最大错误,IBM放弃收购的10天之内Oracle与SUN即达成协议,这次收购令Oracle一下子就加强或拥有了新武器,高性能计算(硬件及软件)和网络存储(硬件)、虚拟计算、云计算(硬件)、办公套件(OpenOffice)、MySQL、ZFS、Solaris以及及JAVA。

(上图来自Oracle


无论如何Oracle与IBM新世界(战争)也随即开始了,生生不息

甲骨文74亿美元收购Sun公告全文

2009-04-17

函数复合

求不大1000被3或被5整除所有数的和,可以这样
sum [x|x<-[1..999], x `mod` 3 == 0 
      || x `mod` 5 == 0 ]
但也可以将(x `mod`)和(== 0)分别作为两个函数复合为一个新函数(== 0).(x `mod`)
sum [x|x<-[1..999], any( (== 0).(x `mod`) )[3, 5] ]

2009-04-16

群体中为什么会存在“欺骗”行为?

摘自《单糖效应——好人和骗子的博弈》(方舟子)
酵母菌通常利用单糖(葡萄糖和果糖)作为营养。如果环境中没有这些单糖,酵母菌也能利用其他糖,例如蔗糖(比单糖复杂的二糖)。但是酵母菌要先把蔗糖消化成单糖,为此需要分泌转化酶来催化这个消化过程。这个消化过程发生在细胞外(更确切地说,发生在细胞膜和细胞壁之间),产生的单糖扩散开去,其他酵母菌也能利用。有的酵母菌的基因发生突变,生产转化酶的基因失去了作用,自己不能分泌转化酶,但是它们能窃取其他酵母菌制造的单糖,又可以节省进行消化的成本。它们成了“骗子”,而那些耗费能量把蔗糖变成单糖的酵母菌成了“好人”(合作者)。

对群体来说,大家当好人彼此合作,全都生产单糖并分享,这样最有优势。但是对个体来说,当骗子最有优势休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曾经做过一个实验,结果表明,一个酵母菌群体中好人的密度越大,当骗子的优势就越明显。他们认为这像是“囚徒困境 ”。在这样的群体中,好人和骗子分享全部的资源,而好人要承担生产成本,因此好人总是竞争不过骗子,一旦出现骗子,它们的后代数量会越来越多,好人的数量会越来越少,等到骗子们统一了天下,末日也就快到了,好人遗留下来的单糖被耗尽后,群体就会灭绝。一个处于“囚徒困境”的群体是很不稳定的。

实际的情形可能比这复杂。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好人生产的单糖并不是 100%拿出来共享的,而是自己会截留一小部分,虽然私藏的这部分很少(只占约1%),却让好人在利用单糖方面比骗子有了一点优势,在一定条件下这点优势超过了制造单糖的成本,就会让当好人在总体上比当骗子更有优势。好人也会有机会。

实验的结果的确如此。在好人的数量比较少、单糖的量也比较少时,能否有效地利用单糖就显得比较重要,好人对单糖的利用率高了1%,其优势较为明显,好人的数量会逐渐增多。等到好人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好人制造单糖花费的成本的劣势体现出来了,骗子的优势反而更为明显,骗子的数量就开始逐渐增多了。最终,好人和骗子的比例会达到平衡。实验表明,不管一开始酵母菌群体中的好人和骗子的比例是多少,演变的结果,最后的比例都是一样的。

相关论文:
Jeff Gore, Hyun Youk and Alexander van Oudenaarden, 2009. Snowdrift game dynamics and facultative cheating in yeast

2009-04-15

还是突发事件的『预警』

某个具体类型事件的预警(Early Warning)和《突发事件应对法》的预警(Advisory)是一个层次上的概念吗?!其实,个人认为突发事件应对法为了避免概念混乱,应使用“警报(Advisory)”这一术语而不是“预警”,应对法中“可预警的”,概念太隐晦了,留了不少想象的空间。


下面文字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2007年8月30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

第三条 本法所称突发事件,是指突然发生,造成或者可能造成严重社会危害,需要采取应急处置措施予以应对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
    按照社会危害程度、影响范围等因素,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分为特别重大、重大、较大和一般四级。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突发事件的分级标准由国务院或者国务院确定的部门制定。


第三十七条 国务院建立全国统一的突发事件信息系统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或者确定本地区统一的突发事件信息系统,汇集、储存、分析、传输有关突发事件的信息,并与上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 部门、下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专业机构和监测网点的突发事件信息系统实现互联互通,加强跨部门、跨地区的信息交流与情报合作


 第四十二条 国家建立健全突发事件预警制度(Advisory System)
    可以预警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和公共卫生事件的预警级别,按照突发事件发生的紧急程度、发展势态和可能造成的危害程度分为一级、二级、三级和四级,分别用红色、橙色、黄色和蓝色标示,一级为最高级别。

【注:可以参看美国国土安全预警制度


第四十三条 可以预警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者公共卫生事件即将发生或者发生的可能 性增大时,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发布相应级别的警报,决定并宣布有关地区进入预警期,同时向上 一级人民政府报告,必要时可以越级上报,并向当地驻军和可能受到危害的毗邻或者相关地区的人民政府通报。

第四十四条 发布三级、四级警报,宣布进入预警期后,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即将发生的突发事件的特点和可能造成的危害,采取下列措施:
    (一)启动应急预案;
    (二)责令有关部门、专业机构、监测网点和负有特定职责的人员及时收集、报告有关信息,向社会公布反映突发事件信息的渠道,加强对突发事件发生、发展情况的监测、预报和预警工作;
    (三)组织有关部门和机构、专业技术人员、有关专家学者,随时对突发事件信息进行分析评估,预测发生突发事件可能性的大小、影响范围和强度以及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的级别;
    (四)定时向社会发布与公众有关的突发事件预测信息和分析评估结果,并对相关信息的报道工作进行管理
    (五)及时按照有关规定向社会发布可能受到突发事件危害的警告宣传避免、减轻危害的常识,公布咨询电话


 第四十五条 发布一级、二级警报,宣布进入预警期后,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除采取本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的措施外,还应当针对即将发生的突发事件的特点和可能造成的危害,采取下列一项或者多项措施:
    (一)责令应急救援队伍、负有特定职责的人员进入待命状态,并动员后备人员做好参加应急救援和处置工作的准备;
    (二)调集应急救援所需物资、设备、工具,准备应急设施和避难场所,并确保其处于良好状态、随时可以投入正常使用;
    (三)加强对重点单位、重要部位和重要基础设施的安全保卫,维护社会治安秩序;
    (四)采取必要措施,确保交通、通信、供水、排水、供电、供气、供热等公共设施的安全和正常运行;
    (五)及时向社会发布有关采取特定措施避免或者减轻危害的建议、劝告
    (六)转移、疏散或者撤离易受突发事件危害的人员并予以妥善安置,转移重要财产;
    (七)关闭或者限制使用易受突发事件危害的场所,控制或者限制容易导致危害扩大的公共场所的活动;
    (八)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其他必要的防范性、保护性措施。


    

2009-04-13

非常规突发事件能预警吗?!

天下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预警”也一样,预警事件的发生概率大于用来预警的条件事件的发生概率。也就是说,通过预警条件C来推测事件E的发生,为了推断 C -> E 正确(可靠性),这必须要求 P(C) ≤ P(E),才能保证P(E|C) ≥ P(C|E),显示积累的经验数据总能发挥效果。

突发事件意味着P(E)很小,如何选取C的保证其可靠性呢?!另外既然事件是非常规的,这意味着经验数据没有积累或积累的不够。这做出来的预警系统有用嘛?

2009-04-10

科学研究原本是一项最保守的职业

职业道德是任何职业都需要的底线,科学研究更是如此。科学研究是人类的一项高风险活动,自大、有意识的纰漏,这些对社会破坏力要远甚于连环谋杀。悲痛地是,在大力倡导“创新”的国内,尤其这又是一场自上而下发起的“创新”运动,在这场运动中学者、研究者原本坚守的“职业操守”被绞杀了,这一切又冠上了“科学发展”的王冠,那些原本是“操守”最保守的捍卫者转变成了帮凶甚至是刽子手。人性被制度封禁,人被分成贵贱,角斗中的牺牲变得理所当然。

以下文字摘自《“瘦肉精”背后的科研江湖》:

“我们也不宜和政府唱反调。如果在论文中介绍了副作用,我们(的论文)也发不了,所以我们有一些顾忌。”他认为中国有一个问题,“论文谈副作用,就会发表不了”。


按照陈剑慧向南方周末的描述,他们几乎是有功于国家:“当时是属于很光荣的一件事情,每个省管农业的副省长都来推广,一定要用这个东西。”

按另一位要求匿名的权威专家理解,当年的海归专家急需“闯出名堂”,引进国外的热门课题很容易得到课题支持,职称、地位等,一系列的实际利益也就接踵而至。所以,国外关于使用盐酸克伦特罗引起中毒等“负面信息”被他们屏蔽。

我是谁?为什么选择这一职业?!

2009-04-01

我发现了

原来我是没有实体的,不过是人们的丝丝记忆纠结在一起,
这种纠结态使人们“想当然”地理解我是存在的。

2009-03-27

更多的竞争者会导致竞争作用的降低

Garcia和Avishalom Tor的一项研究显示
when the number (N) of participants in a competition increases, the competitiveness of individual competitors decreases, even when the probability of winning remains constant.

当竞争活动参与的人数增高时,个体竞争者的竞争性就开始下降,甚至当赢率保持不变。

since social comparison processes often motivate individuals to compete, when the number of competitors increases, social comparison becomes diffused.
这一现象的一种原因:社会比较过程会促使个体参与竞争,然而竞争人数的增加会导致“社会比较”变得模糊。


这是否也可以理解?在更多人数的群体中,越容易找到与自我相似的,周边竞争标的差分不大,竞争的“压力”或“责任”被周围个体“均担”。

交流

2009-03-26

iPhone的应用抄袭

iPhong应用抄袭,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例
个别 iPhone 应用开发者不去思考原创的 iPhone 应用创意来源,而是直接抄袭 App Store 里现有的应用程序,直接把别人的创意拿来,制作一个十分类似的应用然后放在 App Store 销售。

因为目前苹果对 App Store 的审批程序还无法明显区分并抓住抄袭者的应用,所以原创应用的开发者经常会发现,当他们的原创应用发布之后不久,突然间会冒出许多个几乎完全类似的应用。

...

某些情况下,抄袭的应用是被抄袭的付费应用的免费版。比如Copter Free的开发者在他的应用描述里写道:“如果你喜欢 iCopter ,那么你也会喜欢免费的 Copter 。” 甚至还有与之对应的另一种情况,开发者抄袭一个免费应用,然后把它做成付费版—— Medical Calculator 售价 0.99 美元,而它抄袭的是免费的且开源的 MedCalc ,连应用的文字描述都完全抄袭后者。

为什么会存在“抄袭”?!因为有些iPhone应有是要收费的,你做了一个价格高的,我就做个和你差不多,但价格比你的低得多,甚至也有自由主义者干脆做了个免费的。但这一切不仅取决于应用的制作者的意愿,一部分精明iPhone应用下载者自然会“选择价低功能优”的,当然存在不差钱下载者,他们分不清某两款功能相似应用的质量优劣,自然以价格论英雄。但为什么“审查机制”和“仲裁机制”不发挥作用,你想如果Apple要把这当回事儿,这成本他们核算吗?

这现象并不是iPhone应用独有的。iPhone应用的前辈,对就是“共享软件”,一旦一个共享软件火起来,除了软件破解也一并流行,那些价位更低、功能差不多但有些设计还是很贴心的“仿制”者随之涌现。在那个时期,这些玲琅满目共享软件带来了客观的流量,也养活了一批软件下载网站,对这些下载网站来说,版权保护是共享软件自己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流量才是真的,一批破解及序列号的搜索、下载网站也诞生了,并活了下来。这是一场混战,共享软件已穷途末路。

现在这个大卖场只有Apple一家,Apple自己管得过来吗?!如果传闻是真“苹果将设立高价软件专区,这有可能进一步解决App Store 的应用价格水平过低的问题”,那么这个抄袭问题“似乎”更会愈演愈烈。

不要轻易认为自己可以控制知识、创意、算法及软件的传递,尤其使用“逐利”这个策略。一旦游戏里规则核心,人人追逐那单一利益,那么抄袭、作弊、作假就像丑陋幽灵一样伴随周边。研究和论文,这档子事不就这样吗?

正因为那令人恐惧的丑陋幽灵存在,与它的斗争中,才渴望光亮,寻找美的存在,这就是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开放源码(Open Source)、论文开放获取(Open Access)、数据开放获取(Open Data)、自由专利。

2009-03-25

走进顶尖学者的课堂

大学无围墙,从Academic Earth可以找到顶尖学者们的课堂视频。

2009-03-20

制度扼杀创新

【转《新语丝》的一篇文章】

制度扼杀创新

作者:竹间棋

新语丝上,很多人开始讨论署名问题,让我想起来自己最近的一次署名,实在可以作为中国现行官僚科研制度各种弊病的范例来研究。

我的学生对我给他的题目,基本没有进展。但是他花了大量时间,据他说“疯狂地爱上”了另外的一个方法。我对于科研,一向崇尚爱好是根本动力,所以只要他能完成我布置的工作,那么开拓其他方法,正是不拘一格的途径,我没有理由阻拦。可惜的是,时间有限,他在我的题目上,可以说是一无进展。毕业
临近,他自己只好把自己那个结果写成文章,想提交发表。

我过去署名的文章,我的贡献都超过一半。这个学生自己弄的东西,我非常不感兴趣,因为觉得没有前途,同事里面也有做类似方向的,我更不想淌那浑水。所以我明确和他说,我不可能就这么署名,你如果愿意发表,可以自己署名发表。这是个本来合理的解决方式,但是在中国的现实情况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对他的博士毕业,就没有任何帮助。我们的研究生培养制度规定,博士毕业,必须有三篇和导师一起的SCI文章,如果有IF大于3.0的,两篇也可以。如果他自己拿去发表,那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也年轻气盛,对于这种我没有贡献的文章,坚决不同意署名。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毕业临近,他的题目还是没有进展,具体原因不说了,我可以把责任都担下。但是他要毕业,需要文章,所以又和我谈,要拿出那篇文章要求提交发表,还要写类似的文章文章,因为那种方法一通百通,只要换个体系,就炒菜一样,源源滚滚。

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读他的那些不相干的文章,但是周围的压力,让我不得不妥协。我只好和他说,我妥协,花时间看你的东西,但是我只能做文章格式和文字上的修改,还有基本框架的正确,他的基体算法,我没有时间去读源代码,具体计算的细节都不了解,无法起到一个这个方向上导师的作用,所以我在硬着头皮改了他的文章之后,签名提交发表。因为时间紧迫,我能做到的就是,让文章表面上没有漏洞,选择合适的杂志,和编辑进行各种沟通,回答评审人的问题,保证迅速发表。结果在交了1300欧元的封面印刷费用后, 文章作为这个期刊的封面文章发表。

这样我陷入了两难。道德上,我不应该在没有多少贡献的文章上签名发表,但是制度上要求你这么做,因为那个制度,客观上就是要求学生为老师多发文章,而不管那些文章是否是垃圾。那个制度的细节,还诱导了向高IF杂志发短文章的趋势,所以把垃圾发到最高档次的杂志上, 是中国许多人的梦想。很少有学生愿意做深入细致的研究工作,许多人对如何尽早发表文章更热衷。这是令外的话题,以后再说。但是上面的经历,对我和学生都是悲剧,如果有真正的新思想,那么我的拒绝署名和所里的制度一起,让那些新思想不能传播,又是我们社会的怎样的一种损失呢?我们国家真的缺少创新精神的个体么?我看不是,这个研究生培养制度和它背后体现出来的官僚利益,是真正扼杀创新精神的根源

(XYS20090319)

2009-03-18

黑猩猩的计划性

瑞士黑猩猩“圣帝诺”事先收集石块攻击游客
据工作人员介绍,有一天他们发现“圣帝诺”总在动物园关门后收集石子,还用泥土自制一些盘状物,神态镇定自若。当第二天游客们进入园子后,他就将这些“武器”掷向围观的人们。

科学家认为,这只黑猩猩的行为证明了“人类并不是能够计划未来的唯一生物”,而且是目前找到的、证明上述理论的最有力的证据。此前,人们一直认为,人类行为区别于动物行为的重要标志就是计划性。

主导这项研究的学者是瑞士隆德大学的教授马蒂亚斯,他对黑猩猩的行为已经研究了12年之久。马蒂亚斯指出,尽管“圣帝诺”在投掷石子等“武器”时看起来非常愤怒而且痛苦,但它在收集和制造它们的时候,却显得那么平静,这说明它这样做并不是出于迫切的需求。
(摘自此处)

2009-03-12

美是什么?

美是至简的,正因至简,那无法言语。

为什么我们总被美的吸引?!因为被至简的知识所捕获。

求知的过程既是求美的过程。

如果平均是一种近似至简的过程,那么这个结果应具有美感。

如果把人们脸的轮廓进行平均计算,会获得什么?! 这里有个实验。

2009-03-05

不尚贤,使民不争

科学网有一则新闻《吉林将培育百名高校中青年领军人才》:
今年吉林省启动了以2亿元财政专项经费投入为支撑的“双十双百”工程,强力推进全省自主创新与科技成果产业化工作向纵深发展,全省高校重点学科、实验室将全面参与到“双十双百”工程中。

...
在2009年将全力打造30项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筛选和推介40项科技攻关项目,力争入围到省政府重点扶持的十大重点科技攻关项目系列之中,教育厅将对有关高校和学科加大政策和资金扶持力度。同时加强高校的“人才智库”建设,做好30项高校人文社科重大项目。

...
用3年时间,遴选确定百名高校中青年教师,按照领军人才培育模式实行动态管理,不搞专家终身制。今年第一批拟支持60名,该项目将逐步过渡到以培育35岁左右的中青年教师为主。

看看大师们的自传,哪个是被“培养”出来的呢?他们就是走自己的路,自我挑战。人才非靠培养,“自我成材”的人才是真人才。与其将国家财政(纳税人的血汗钱)以专项经费的方式浪费,不如建好一个长久的科技基金,一个开放的、公平的基金,扩大社会研究的资助面。多了些资助,人才可以体面地成长;少了些外界压力,人才可以更静心,成果也实在实在的。

2009-03-04

专业人士的不专业说法

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三日在大会堂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如果说一个国家百分之九十都是文盲,这个国家是没有希望和前途的。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的一段时间,大学生招生规模没有和GDP同步增长,GDP增长百分数曾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而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大学生招生规模增长比例都远远低于两位数,甚至有的时候低到只有百分之三左右。所以在一段时间内招生比例高一点,也是补原来的不足。”

教育部每年在教育评估研究上也花了大把的银子,为啥不咋掏钱,支持个研究,名正言顺的纠正大众,“据数据统计,大学生就业率下降与扩招率增长无显著关系”,这多气派呀,非要搞市井侃大山,还没搞清楚GDP,就赶时髦,乱联系。

2009-03-02

被无知毁掉的,不许哭

以下内容转自博客申公无忌

  1. 炎帝陵主殿被焚,陵墓被挖,焚骨扬灰。
  2. 造字者仓颉的墓园被毁,改造成了“烈士陵园”。
  3. 山西舜帝陵被毁,墓冢挂上了大喇叭。
  4. 浙江绍兴会稽山的大禹庙被拆毁,高大的大禹塑像被砸烂,头颅齐颈部截断,放在平板车上游街示众。
  5. 世界佛教第一至宝,佛祖释尊在世时亲自开光的三圣像之一八岁等身像被捣毁面目。
  6. 孔子的坟墓被铲平,挖掘,‘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庙碑被砸碎了,孔庙中的泥胎塑像被捣毁。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孙令贻的坟墓被掘开。
  7. 和县乌江畔项羽的霸王庙、虞姬庙和虞姬墓。香火延续两千年至今日,“横扫”之后,庙、墓皆被砸成一片废墟。文革后去霸王庙的凭吊者,见到的只是半埋在二里半露在地上的石狮子。
  8. 在横扫一切的风暴中,霍去病的霍陵也遭了殃。香烛、签筒被打烂之外,霍去病的塑像也毁于一旦。
  9. 颐和园佛香阁被砸, 大佛被毁。
  10. 王阳明文庙和王文成公祠两组建筑包括王阳明的塑像,全部在文革被平毁无遗。
  11. 古城太原的新任市委书记三把火,第一把是砸庙宇。全市一百九十处庙宇古迹,除十几处可保留外,通通毁掉。他一声令下,一百多处古迹在一天之内全部毁掉。山西省博物馆馆长闻讯赶到芳林寺,只捡回一包泥塑人头。
  12. 医圣张仲景的塑像被捣毁,墓亭、石碑被砸烂,“张仲景纪念馆”的展览品也被洗劫一空。“医圣祠”已不复存在。
  13. 河南南阳诸葛亮的“诸葛草庐”(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龙’、‘汉昭烈皇帝三顾处’、‘文韬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间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罗汉全部捣毁,殿宇饰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龙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焚烧。
  14. 汉中勉县“古定军山”石碑,也因诸葛亮是个“地主份子”而被砸毁。
  15. 书圣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亩的金庭观几乎全部平毁,祗剩下右军祠前几株千年古柏陪伴书圣失去了居所的亡魂。
  16. 文成公主当年亲自主持塑造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二人的塑像,安放觉拉寺。被捣毁。
  17. 合肥人代代保护、年年祭扫的“包青天”墓,也毁于一旦。
  18. 河南汤阴县中学生将岳飞等人的塑像、铜像,秦桧等“五奸党”的铁跪像,连同历代传下的碑刻“横扫”殆尽。
  19. 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庙,连岳飞的坟也刨了个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扬灰。
  20. 阿拉腾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园被砸了个稀烂。
  21. 朱元璋巨大的皇陵石碑被拉倒;石人石马被炸药炸得缺胳膊少腿;皇城也拆得一干二净。
  22. 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坟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遗骨被挖出游街示众。
  23. 湖北江陵名相张居正的墓被红卫兵砸毁。焚骨。
  24. 北京城内的袁崇焕的坟被夷成了平地。
  25. 黎平故里安葬的是明末名臣何腾蛟,他的祠堂中的佛像被扫了个一干二净,而且把黎平人最引以为荣的何腾蛟的墓给挖了。
  26. 吴承恩的故居在江苏淮安县河下镇打铜巷。他的故居不大,三进院落,南为客厅,中为书斋,北为卧室。几百年来,曾有无数景仰他的人来此凭吊此故居和他 的墓。可是现在《西游记》成为“封、资、修”(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里的“封”,吴氏故居也就“被毁为一片废墟”。
  27. 红卫兵掘开蒲松龄的坟,教书匠蒲松龄真穷,墓里除了手中一管旱烟筒、头下一迭书外,只有四枚私章。他们对蒲氏私章不屑一顾,弃之于野。尸体被捣毁。
  28. 建于一九五九年的吴敬梓纪念馆在文革中被铲平。
  29. 山东冠县中学红卫兵在老师带领下,砸开千古义丐武训的墓,掘出其遗骨,抬去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
  30. 张之洞的坟被刨开。张是个清官,墓里没一点珍宝,红卫兵将张氏夫妇尚未腐烂的尸体吊在树上。张氏后人不敢收尸,任尸体吊在树上月余,直到被狗吃掉。
  31. 北京郊区的恩济庄埋有同治、光绪两朝的宫廷大总管李莲英的墓,凿开的墓穴里,只有头骨,不见尸骸,衣袍内满是珠宝,后不知所踪。
  32. 河南安阳县明赵简王朱高燧的墓被挖毁。
  33. 黑龙江黑河县有座“将军坟”,“因为属于‘帝王将相’,也遭到严重的破坏。
  34. 宋代诗人林和靖(967-1028)的墓也在被毁之列。
  35. 清末章太炎、徐锡麟、秋瑾,乃至“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中的杨乃武的墓,都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声中作了牺牲。
  36. 一位年轻的中学老师领着一帮初中生以“让保皇派头子出来示众”为由,刨开康氏墓,将他的遗骨拴上绳子拖着游街示众。革命小将们一边拖着骨头游街一边 还鞭挞那骨头,好象相信康氏灵魂附着在骨头上似的。游完街,康氏的头颅被送进“青岛市造反有理展览会”,标签上写道:“中国最大的保皇派康有为的狗头”。
  37. 浙江奉化县溪口镇蒋介石旧居,蒋氏生母的墓被上海的大学生领导的宁波中学生掘开,其遗骸和墓碑都被丢进了树林。
  38. 南漳县为抗日名将张自忠建造的张公祠、张氏衣冠冢和三个纪念亭均被破坏。
  39. 杨虎城将军,虽被国民党处决,仍是红卫兵眼中的“国民党反动派”,墓及墓碑都砸毁。
  40. 新疆吐鲁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画,曾被俄、英、德等贪焚商人盗割,卖到西方。但那运到国外的壁画毕竟被博物馆珍藏,并未毁掉。而中国人自己干 的‘破四旧’却重在一个‘破’字:将剩下的壁画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干脆将壁画用黄泥水涂抹得一塌糊涂,存心让那些壁画成为废物。
  41. 山西运城博物馆原是关帝庙。因运城是关羽的出生地,历代修葺保养得特别完好。门前那对高达六米的石狮子可能是全国最大的。如今,那对狮子被砸得肢体断裂,面目全非;母狮身上的五只幼狮都砸成了碎石块。
  42. 安徽霍邸县文庙,雕梁画栋、飞檐翘角,龙、虎、狮、象、鳌等粉彩浮雕皆为精美的工艺美术品。房饰浮雕在文化大革命中统被砸毁。文革后省、县拨款数万 修葺,尚未完全复原。山东莱阳文庙,大成殿雕梁画栋、飞檐斗拱,气势雄伟.文化大革命期间,大成殿被拆除。全国四大孔庙之一的吉林市文庙,“破四旧”中严 重受损,荒废多年,文革后历时五年方修复。
  43. 唐代高僧褒禅结芦安徽含山县花山,死后弟子改山名为褒禅山。宋王安石游览此山,作《游褒禅山记》后,褒禅山遂名扬四海。因是“四旧”,褒禅山大小二塔被炸毁。
  44. 全国最大的道教圣地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被毁。
  45. 宋代大文豪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经另一宋代大家苏东坡手书,刻石立碑于安徽滁县琅玡山脚当初欧阳修作文的醉翁亭,至今已近千年。前去革命的小将不仅将碑砸倒,还认真地将碑上的苏氏字迹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内珍藏的历代名家字画更被搜劫一空,从此无人知其下落。 
 此外,文物古董毁坏的事例更多:
  1. 北京名学者梁漱溟家被抄光烧光。文革过后梁漱溟回忆抄家时红卫兵的举动时说:“他们扑字画、砸石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艺儿’。最后是 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三代官购置的书籍和字画,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之一炬……红卫兵自搬自烧,还围着火堆呼口号……”
  2. 南京著名的书法家林散之珍藏多年的字画及自己的作品全部被毁之一炬,他被赶回了安徽老家。当时在上海居住的画家林风眠家被抄家、画被焚烧,又在风声鹤唳中自己将留存的作品浸入浴缸、倒进马桶、沉入粪池。
  3. 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八十四岁的杭州名学者马一浮的家被搜罗一空。抄家者席卷而去之前,他恳求道:“留下一方砚台给我写写字,好不好?”谁知得到的却是一记耳光。他悲愤交集,不久即死去。
  4. 名满天下的上海书法家沈尹默是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也是八十四岁。他担心“反动书画”累及家人,老泪纵横地将毕生积累的自己的作品,以及明、清大书法家 的真迹一一撕成碎片,在洗脚盆里泡成纸浆,再捏成纸团,放进菜篮,让儿子在夜深人静时带出家门,倒进苏州河。作家沈从文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军管会的军 代表指着他工作室里的图书资料说:“我帮你消毒,烧掉,你服不服?”“没有什么不服”,沈从文回答,“要烧就烧。”于是,包括明代刊本《今古小说》在内的 几书架珍贵书籍被搬到院子里,一把火全都烧成了灰。
  5. 字画裱褙专家洪秋声老人,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绝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苏东坡的竹子、文征明和唐伯虎的画。几十年间、,经他抢 救的数百件古代字画,大多属国家一级收藏品。他费尽心血收藏的名字画,如今祗落得“四旧”二字,付之一炬。事后,洪老先生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字 画,烧了好长时间啊!”连遥远的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新华书店的存书,通通被烧成了灰。
  6. 湖南江永县有一种仅为妇女懂得的文字,人称“女书”。虽流传已近千年,因为不入男子的社会,流传并不广,许多用女书写成的诗歌被妇女珍藏,代代相藏, 从未与世人见面。江永县地虽偏僻,“破四旧”却逃不脱,许多本应成为社会学、文字学乃至民族学研究资料的女书手稿被焚毁。
  7. 烧书污染空气,送到造纸厂打成纸浆才是好办法。江浙一带人文荟萃,明清两代五百年,著名书画家大部分出在那里,留存至今的古籍也就特别多。仅宁波地区 被打成纸浆的明清版的线装古书就有八十吨!红学家俞平伯自五十年代被毛泽东批判后,便是钦定的“资产阶级反动学者”。抄家者用肮脏的麻袋抄走了俞家几世积 存的藏书,一把火烧了俞氏收藏的有关《红楼梦》的研究资料。
  8. 中国特有的刻瓷艺术家仅剩北京朱友麟一人。周恩来曾规定朱的作品是国宝,不得出口。可是前去抄他家的红卫兵将他的作品摔了个稀烂。不久,朱凄惨地死去,国宝不复再现。
  9. 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社的画家凌虚,五十年代曾手缯一幅长达五十尺的《鱼乐画册》,由中国政府拿去,作为国宝赠送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他化了几十年的功夫,收集到各地上千张古版画,如今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10. 中国画院副院长陈半丁年已九十,批斗之余,作品被焚烧。上海画家刘海粟珍藏的书画被抄后,堆在当街焚烧。幸亏一位过路人以“工人”的名义镇住革命小将,打电话给上海市委,才派人制止。但已烧了五个多小时,焚毁的字画、器皿不计其数。
  11. 陕西画家石鲁被拉到西安钟楼大街的钟楼外,当街吊起来,在人群的围观中接受批判。他的“黑画”被一幅幅拿出,批斗一幅即撕毁一幅或在画面上用红笔打个叉。 
  12. 因江青点名咒骂了名画家齐白石。北京的红卫兵砸了他的墓和“白石画屋”。又逼着齐的儿子齐良迟刨平齐白石自书的匾上的字迹。上海画院七十五岁的画家朱屺瞻,家中收藏的名人字画被搜罗一空,七十余方齐白石为他的刻的印章一个没剩。
  13. 一九五二年,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前妻杨宛君将张在甘肃敦煌石窟现场临摹的二百六十幅唐代壁画全部献给了国家,自己仅保留十四幅张氏为她作的画。抄家者光顾杨宅,那十四幅画搜走,从此全都没有了下落。
  14. 著名的木刻家刘岘(中央美术馆馆长)被勒令交出全部“四旧”后,默默地把多年的木刻原版摞在壁炉旁,然后,点着火炉,一块一块地投进火炉,全部烧光!
中国的古迹少,博物馆里的文物更是少的可怜,民间的文物十个有九个都是假的。为什么?就是因为以前都毁掉了!中国几乎没有几个美术馆,有也全都是现代画家,古代书画墨宝极少,为什么? 因为书画是最容易毁掉的,扔到火里一烧就没了!

据说,西哈努克来中国,想去白马寺看中国最著名的古雕塑十八罗汉像,结果已经被砸掉了,是周总理急电叫山西下华岩寺把罗汉拆下来去冒充!

北京的都知道拆古城墻的事,但是谁知道什么是双塔庆寿寺?京城第一皇家名刹,两座800多年的古塔,什么都没留下来!

2009-02-28

Emacs 23,等到你啦

近乎绝望地等待,Emacs 23,终于见到你啦。想尝鲜的可以从这里下载:http://alpha.gnu.org/gnu/emacs/pretest/windows/

2009-02-26

『啤酒与尿布』的数据挖掘神话还要传多久

数据挖掘神话“啤酒与尿布”,这里有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
Basically, I found the person in Blischok's group who ran the queries. K. Heath ran self joins
in SQL (1990), trying to find two itemsets that have baby items, which are particularly profitable. She found this beer and diapers pattern in their data of 50 stores over a day period. When I talked to her, she mentioned that she didn't think the pattern was significant, but it was interesting."

So what are the facts? In 1992, Thomas Blischok, manager of a retail consulting group at Teradata, and his staff prepared an analysis of 1.2 million market baskets from about 25 Osco Drug stores. Database queries were developed to identify affinities. The analysis "did discover that between 5:00 and 7:00 p.m. that consumers bought beer and diapers". Osco managers did NOT exploit the beer and diapers relationship by moving the products closer together on the shelves. This decision support study was conducted using query tools to find an association. The true story is very bland compared to the legend.

So if someone asks you about the story of "data mining, beer and diapers" you now know the facts. The story most people tell is fiction and legend. You can continue telling the story, but remember no matter how you tell it, the story of "data mining, beer and diapers" is NOT a good example of the possiblities for decision support with current data mining technologies.


调查结果:啤酒与尿布的数据关系虽不显著但很有意思;Osco并未利用这一发现,将啤酒与尿布特意就近放置。

2009-02-22

2009-02-21

2009-02-17

2009-02-16

产品黏性?品牌黏性?

朋友转来一篇文章《增强集团信息化用户黏性的一种做法》(张安胜),文章内容没什么新意,引起注意的是这文章气势,令人瞪目结舌,不愧来自中移动。

要想提高用户黏性,最常见的做法就是提高用户的转网成本,与手机用户相关的成本包括:资金成本机会成本

不想着为用户服务,嘴上说用户是上帝,却总惦着香火油。黏性,这很重要,当结构关系变化,可以起到缓冲作用。提高黏性,关键是要提高哪一种的黏性,用户与产品的黏性?还是用户与品牌的黏性?如果想要提高用户对品牌的黏性,恰恰最重要的是:降低用户与产品的黏性,用户用啥服务,换个顺手的,都感觉清清爽爽的,这个自在的,这才叫舒服。

正如张的文章所提的,高端用户不差钱,事实上,中低端用户也不会时时刻刻地总算计一分一里的。除了那些能够垄断的,在国内电器市场上,大家为啥一打就达到价格战上?!这还不是产品同志化(同质化)太严重闹得。祖上就留了那点房产,不算计自家兄弟,还能咋地。

See it and know it?

You see it, but it does not mean that you know it.

2009-02-14

酷!立体打印

三维打印的原理介绍


Z-Corp的三维打印机产品在展览会介绍



Z510打印过程

2009-02-10

央视新厦北配楼失火之前之后

下面第一副图片取自王鸿飞的博客,其它图片均取自潘石屹的博客

 

 




 




旁观者效应

科学松鼠会新有一篇介绍旁观者效应的文章

施助行为其实与城市的大小没有关系,而与人口的密集度有关系。人口的密集程度会导致两个效应:从众和责任分散。人们常常要以别人为参照物来定位自己,通过观察别人来判断自己是否正确,所以这就导致了多人在场时反应会变慢。同时每个人都以为别人会做,自己就不做了,或者抱着罚不责众的心态,所以也就没有人报警了。


央视新址北配楼大火发生后,围观群众愈集愈多,此时,人们似乎忘却了周围已重度污染的空气会导致肺部损伤,也少了许多维持通道畅通和秩序责任。

Measure it

"To measure is to know."

"If you can not measure it, you can not improve it."


2009-02-07

低俗与高雅

在这场“反低俗”运动中,严肃而不折腾,我们智慧的劳动人民总是能够将资本主义腐朽的、低俗的东西彻底改变为高雅的、民族的艺术品,将一切赤裸裸的套起来,人人有套穿。


注:上面图片取自此处

2009-02-03

又是一场扔鞋风波

温家宝总理在剑桥大学进行演讲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声哨响,。。。





一职鞋就落在温总理一米远处,万幸未击中
 
 

令人佩服,温家宝总理这样得体、文雅地回应:
这种卑鄙的伎俩,是不能阻挡中英两国友谊的。

2009-01-27

引用关系可靠吗?

Sergei Maslov等在论文中介绍了一种使用PageTanke的论文评价方法,然而更令我感兴趣的是其对引用分析问题的几点归纳:
  1. 引用关系不能反映所引论文的重要程度,实际在论文中不同引用的份量彼此差异很大;
  2. 在不同学科间,论文引用数据量不具比较性;
  3. 对于突破性的论文,因为在其早期研究圈子较小,所以通常该论文被引数量较少;
  4. 论文的研究工作一旦被课本绍后,通常论文的引用会停止或大幅减少。

2009-01-24

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所有人都这样
 《Lie to Me》S01E01的经典台词。

2009-01-21

“匿名编辑”与“署名创作”之争

为与Wikipedia竞争,Google推出Knol产品,并从2008年7月份开始运营,至今已有六个月。最近,据Goolge宣称Knol的文章总量已达到10万份,尽管离英文维基的271万份相差很远,但就6个月时间来说已是相当不容易。值得注意,人们曾担心的Knol运营模式,这个问题也开始出现,作者署名及评审的机制并没有发挥预计的作用,似乎这一问题会继续纠缠Knol:阅读量低,内容质量低,重复内容不少,按照Nate Anderson 的分析:
Take "Barack Obama," for instance. A search for his name brings up 809 entries; since most Knol users appear to write their own entries rather than add to others (for which no compensation is forthcoming), the proliferation of entries is inevitable. And it's not at all clear that the best ones are rising to the top.

遇到分歧时,多数Knol的用户倾向写自己的文章而不是将自己的意见补充到他人的文章内,内容扩散是难以避免的。有意思的是,学术论文也具有这个特点。Wikipedia倡导的“匿名编辑”与Knol倡导的“署名创作”,这场争斗会继续下去,而且也会蔓延到学术写作上。不过有点不变,读者总是希望能够阅读到“稳定”、“可信”的内容。

毛线编织的大脑模型

报道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的美国国家经济研究部(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i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的精神科医生Karen Norberg花了一年用毛线编织了一个大脑模型。







这几幅图说不准将来可用来当yarn theory的素材,:)。

2009-01-19

柔——生生不息

恶是善的镜子

善意的强制比赤裸裸的恶还可怕,
后者容易分辨,而前者却有道德的遮掩

无恶无善

2009-01-18

它是如何将简单的写复杂的

这是一份IBM所提交的专利申请(US 2007/0282849 A1),是关于trim()的,就是那种去掉首尾空白字符的技术。估计多数程序员都了解trim()或者strip(),也正为大家都清楚该“技术”,所以这份专利申请也就成为一份极有价值的“专利申请模板”,如何将几句话交代清楚的技术,写成一份14页的专利申请,而且有20个claims。

2009-01-11

神秘的连分数

推荐一篇介绍连分数(Continued Fraction)的文章《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ntinued Fraction》,这篇文章易读而且内容也相当丰富。

2009-01-09

检讨书——原来我很低俗

2009年才近10天,在『不折腾』的号召下,在一片“胡折腾”、“瞎折腾”的氛围感染下,我才发现常去转转的网易、新浪,常用的搜索引擎google,它们都被列为了低俗网站,那些平时偶尔关注的博客也因低俗被永久关闭、删除。

在这一场声势浩大、伟大而正确的“不折腾、反低俗、抓生产”整风运动中,我深刻认识到,我很低俗。说实话,这令我非常郁闷,我没什么大的优点,尽管小错不断但大错误还是鲜有发生。然而,新年伊始就发现自己很低俗,这极大打击了我的自信心、积极性。

我很郁闷,但请组织放心,情绪还算稳定,需要散散步,放放松,活动活动筋骨,调整调整状态。还好问题发现的早,错误可以及时补正。保证在今后,在忘情于革命生产同时,一定不忘多阅读些学习材料,提高自己的理论认识,理论指导实践。

2009-01-08

网易的跟贴

网易新闻做了一个2008年度专栏“无跟贴,不新闻”,颇有新意,煽情回顾了“盖楼”的历史。但更令人感兴趣的是里面摆的数据:

(网易)2008年,
2,397,339篇新闻
41,658,635条跟贴
550名编辑
290,000,000名网民


如果网易、新浪们能够做个公开数据集,open data, 以供学院派们研究,这就太好了。

Compressed Sensing

维基百科这样定义Compressed Sensing:
Compressed sensing is a technique for acquiring and reconstructing a signal utilizing the prior knowledge that it is sparse or compressible.

The main idea behind compressed sensing is to exploit that there is some structure and redundancy in most interesting signals -- they are not pure noise. In particular, most signals are sparse, that is, they contain many coefficients close to or equal to zero, when represented in some domain.

有新东西学啦,有兴趣请从Terence Tao博客上的介绍开始。

The thing is that while the space of all images has 2MB worth of “degrees of freedom” or “entropy”, the space of all interesting images is much smaller, and can be stored using much less space, especially if one is willing to throw away some of the quality of the image.

...

What if the camera selects a completely different set of 100,000 (or 300,000) wavelets, and thus loses all the interesting information in the image?

The solution to this problem is both simple and unintuitive. It is to make 300,000 measurements which are totally unrelated to the wavelet basis - despite all that I have said above regarding how this is the best basis in which to view and compress images. In fact, the best types of measurements to make are (pseudo-)random measurements - generating, say, 300,000 random “mask” images and measuring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actual image resembles each of the masks. Now, these measurements (or “correlations”) between the image and the masks are likely to be all very small, and very random. But - and this is the key point - each one of the 2 million possible wavelets which comprise the image will generate their own distinctive “signature” inside these random measurements, as they will correlate positively against some of the masks, negatively against others, and be uncorrelated with yet more masks.

But (with overwhelming probability) each of the 2 million signatures will be distinct; furthermore, it turns out that arbitrary linear combinations of up to a hundred thousand of these signatures will still be distinct from each other (from a linear algebra perspective, this is because two randomly chosen 100,000-dimensional subspaces of a 300,000 dimensional ambient space will be almost certainly disjoint from each other). Because of this, it is possible in principle to recover the image (or at least the 100,000 most important components of the image) from these 300,000 random measurements. In short, we are constructing a linear algebra analogue of a hash function.


这里也有Tao的Compressed Sensing讲座,共7段.